孔儒文人根本不懂人间“羞耻”二字 
2017-09-03 09:00:26
  • 0
  • 9
  • 3
  • 0

孔儒文人根本不懂人间“羞耻”二字       黎 鸣

人间最大的羞耻是什么?我来直接告诉大家,它就是根本就不懂得“真善美”与“假恶丑”之间本质的差别,却偏偏把“假恶丑”即当作了“真善美”本身来进行歌颂、赞美,这就是全人类中最大的羞耻,简直即应是人类中最不可饶恕的巨辱奇耻。两千多年来全体中国的儒家文人,他们一生中所言所行的几乎一切,即全都是如此。甚至直到了21世纪的今天,中国的文人们还在继续把人间的“假恶丑”直接当作了“真善美”本身来进行歌颂、赞美。顺便指出,男人中的太监、女人中的小脚、美食中的吃人,等等许许多多怪诞的事情,几乎全都曾在中国历史中发生,而且还曾被中国人视之为“美”!这其实即全都与中国人的这种根本就不懂得“人间羞耻”的孔儒传统文化密切相关。此话怎讲?

四十多年来,我愈是深入研究孔丘及其儒家的全部“经典”,以及更同时深入研究老子的《道德经》,再加上几十年研究西方哲学的经验,我便愈是深刻地认识到孔丘及其儒家的所作所为已深入中国人骨髓的“假恶丑”本质。如此“假恶丑”所作所为的种种事情,几乎完完全全充斥了全部中国人的历史,两千多年来更是反反复复地在中国历史的舞台上尽情表演。居然中国的文人们对此,根本就没有丝毫意识,他们根本就意识不到他们自己的所言所行,实际上全然都是“假恶丑”无耻的表演;更糟糕的是,他们却反而把他们自己的所言所行,即当作了中国人最伟大的(真善美的)“文化传统”来加以颂扬。请问,这究竟应不应该算作是中国人最巨大的羞耻呢?而中国的儒家文人们却竟然永远都不能够意识到他们自己所言所行中的“羞耻”,甚至连最起码的半点都意识不到!不仅过去如此,甚至到了今天,一些打着“自由主义”旗号的中国文人更索性宣扬,要到孔儒的经典之中去寻找“人文”、“民主”、“自由”等现代人类精神的资源。这算是什么?这正是根本就不懂得“人间羞耻”二字的现代中国文人中最典型“无耻”的作秀和表演啦。

很显然,中国人所颂扬的孔丘及其儒家的“道德”,根本就不是人类应有的“真道德”;他们所颂扬的孔儒“亲尊长”的人生“价值”,根本就不是人类真正文明的“真价值”;他们所颂扬的“仁义智信”、“礼义廉耻”、“忠孝节义”等等中国人“优良”的品质,根本就不是人类文明精神真正“优良”的“品质”,等等等等。总之,他们的全部所言所行、所作所为,几乎无不浸透了“假恶丑”。

为什么孔儒全部“经典”之中就只能具有“假恶丑”,而根本就不可能会有“真善美”?根本的原因在哪里?我的答案是最准确的:这是因为,孔丘及其儒家自始至终所主张的中国人全部人生价值的总目标,根本就不是“真善美”,而是与“真善美”相差了十万八千里,或根本就是完全背道而驰的“亲尊长”啊。中国人的“亲尊长”,严格地应说是孔丘及其儒家的“亲尊长”,到底是什么?是完完全全为了维护周公的封建等级制度的《礼乐》着想而由孔丘及其儒家归纳浓缩出来的中国人必须永远坚持的人生“价值观”呀。

请问,两千多年来,完全就只有“亲尊长”价值观的中国人,尤其是中国的文人们,他们能够懂得什么叫做“真善美”么?他们根本就不可能会有关于“真善美”的任何意识呀,他们怎么可能会懂得什么是人类的“真善美”呢?因此,他们完全就只能全都丧失了辨别“真假、善恶、美丑”的最基本的能力,而完全就只有辨别“亲疏、尊卑、贵贱”的动物庸俗的能力,却从而就只能让中国人生命自然物质的动物本性永远不断地自行膨胀,如此动物性自行膨胀的结果,必然就只能有动物性的“假恶丑”,而根本就不可能会有丝毫人类的“真善美”呀。这是最起码的道理呀,我相信今天的中国人还是应该能够懂得的!

请大家认真地读一读全部中国人的《历史》,你们就能够非常容易地发现,并可能获得理解,何以中国人的《历史》之中,根本就看不到丝毫关于中国人追求“真善美”消息的记录,而完全就只能看到中国人(特别是其中的统治者们)全都在自行膨胀动物性“假恶丑”的表演。包括全部孔丘及其儒家的所谓“经典”,它们也依然就只有“假恶丑”的表演。说一句让所有的中国人都可能感到“透心凉”的心里话,中国人的全部《历史》,与真正人类文明历史中的“真善美”,真正是丝毫关系都没有啊!这应该是全部中国《历史》都能够最雄辩地加以证实的中国历史的实情啊。

正是孔丘及其儒家的全部“学说”、“经典”、《历史》,带给了中国人两千多年“假恶丑”的全部中国人历史的真实啊。什么历史的真实?没有任何“真善美”印迹历史的真实!

正是如此“假恶丑”的孔丘,也正是如此“假恶丑”的儒家、儒学、儒教,中国人,尤其是中国的文人们,却居然全都跟随中国历代的统治者,无限地对它们加以称颂、赞美、崇奉。帝王将相们称孔丘为圣人、为万世师表、为文曲星下凡,为中国人千古道德的楷模、表率,中国近代的文人们更是把“假恶丑”的孔丘非常自豪地推举、介绍给了全世界,让这个“假恶丑”的孔丘立于世界千古“十哲”之列。很显然,孔丘身上所有的光环,全都是近代中国的文人们拼命向全世界兜售的。然而,实际上如何呢?孔丘有什么真“道德”?孔丘有什么真“哲学”?孔丘有什么真“学说”、“真知识”、“真智慧”?说一句良心话,全都只有“假恶丑”的一大堆貌似“道德”、“哲学”、“学说”、“知识”、“智慧”的“文化垃圾”呀!我花了四十多年的功夫去研究它们,得出的就是如此让我“心寒”的结论啊!

一句话,孔丘身上究竟有什么能够真正称得上是“真善美”的东西呢?我的深入的研究让我自己吓了一跳,这一切全都只有真实的“假恶丑”啊!也即是说,这全都是中国的文人们把“假恶丑”的孔丘赞美成为了“真善美”的孔丘的完全的胡说八道啊。更令人忧愤的是,今天中国的文人们,还照样在胡说八道不止。还依然拼命地在向中国政治当局推举孔儒的“假恶丑”,继续把它当作“真善美”的“人文”、“民主”、“自由”,甚至“宪政”的美好愿景来胡说八道啊!一个民族、社会、国家中的文人们居然是如此完全不懂得“羞耻”的人们,居然是如此把“假恶丑”当作“真善美”来歌颂、赞美的人们,这样的民族、社会、国家,能够成为人类文明的民族、社会和国家吗?

中国的文化决定了中国历史,中国的文人决定了中国社会,中国的文化,显然已败坏了中国历史,中国的文人也显然败坏了中国社会。不要无视老子全息逻辑关于文化决定论的推论,这个推论在中国历史中获得了最雄辩的证实。长期以来的中国人完全都被政治决定论、经济决定论彻底害苦了,却无视了文化决定论的重要规律。我今天要特别为老子全息逻辑的“文化决定论”进行呼吁!可以毫无疑义地说,全人类的历史都可以为此作出雄辩的证明:没有西方文明的文化,就不可能会有西方文明的历史和西方文明的社会。

我请我所有中国的亲们深思,这才真正是全部中国问题之中最最关键的问题呀!顺便指出,在中国过去所有的文化人物之中,真正能够完全、彻底、深刻地代表“真善美”的精神价值的人物,就只有著作了《道德经》的老子。到了今天,还看不到这一点的中国人,就将全都只能说是精神上纯粹的“瞎子”呀!而两千多年来的中国,中国人,之所以就只能成为全人类文明历史中的尾巴,其中最最关键的原因,也正在于此呀,一个根本就不懂得人间“羞耻”二字的民族、社会、国家中的文人阶层,能够给民族、社会、国家带来文明的、真善美的真正人类文明历史的成就吗?根本就没有半点可能呀。

我的结论是非常清楚的,全部中国历史的黑暗,全都来自孔丘及其儒家的完全、彻底、深刻的“假恶丑”意识形态的“传统文化”,正是这个垄断了中国人两千多年历史的“中国孔儒传统文化”,全面、彻底、深刻地败坏了中国历史,败坏了中国社会(天下),总之,败坏了中国人的一切呀!很明显,中国历史,完全可以成为世界历史中“文化决定论”最典型的标本。而中国的儒家文人,则可以作为世界上最典型的“假恶丑”文人。换言之,在中国,中国传统“假恶丑”的孔儒文化,完全、彻底、深刻地决定了“假恶丑”的中国历史,中国社会,中国政治,中国经济,中国的一切,总之,决定了所有中国人的总的命运。而这一切,中国儒家文人,确确实实应该是中国历史中最必须反省的一群罪人。而孔丘,则是他们的总代表,说白了,是中国一切“假恶丑”问题的总“源头”。(2017,8,31.)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