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千年中国史是标准的庸人史
2017-11-24 10:25:26
  • 0
  • 3
  • 2
  • 0

两千年中国史是标准的庸人史

黎 鸣

两千多年来的中国《历史》,基本上就只详细记录了大量庸人,没有英雄,尤其没有人类的精神英雄。在全部中国的《历史》中,几乎没有一个称得上是真正精神“高尚”的人,虽然实际上不应如此,但在中国《历史》的事实上,却真正就是如此。为什么会这样?

原因很简单,即中国《历史》所描述的人群,全都是帝王将相,以及围绕帝王将相的奴仆,即使具有非常少量的其他人物,但是真正表现出来了伟大的人性、人格、人品和精神智慧的人们,却几乎只有空缺。造成这种中国历史精神英雄严重空缺现象的根源,即在写作《历史》的人们,本身即严重匮乏正确的人性、人格和人品。他们最高的“理想”,完全都只能是孔丘的“仁义智信”、“孝悌忠恕”、“礼义廉耻”等等,说白了,完全就只有“亲亲尊尊长长”的价值观标准。如此价值观的庸俗卑下,就只能造成世界观、历史观的庸俗卑下,这是老子全息逻辑的必然结局。因为人类的价值观实质上决定了世界观、历史观,因此事实上决定了人类的人性、人格、人品。庸俗卑下的价值观,不可能产生高尚的人性、和谐的人格和自由的人品,也即不可能产生伟大的精神英雄人物。

非常显然,在中国历史中,老子是所有中国人之中最具有智慧的人,他在其《道德经》中为中国人,更为全人类提供了完全正确的价值观准则,即“道道宝宝德德”,也即纯粹“真真善善美美”人类惟一正确的价值观。非常悲哀的是,老子最正确的价值观从一开始就没有进入中国人的法眼,中国人的眼睛,全都只瞄准了孔儒的“亲亲尊尊长长”,原因很简单,因为中国的统治者需要,所以老百姓也只能跟着需要。正是这个“亲亲尊尊长长”事实上非常庸俗卑下的价值观,更实质上是极其卑下的“人形动物”价值观,完全决定了中国《历史》的非常庸俗卑下的命运。

按照老子全息逻辑的理论,庸俗卑下的价值观,就只能导致庸俗卑下的世界观、历史观,以及庸俗卑下的人性、人格、人品,更最后导致庸俗卑下的民族、社会、国家。全部中国人的《历史》,正就是如此,就只有《庸人史》,而根本就不曾产生《高尚人史》、《智慧人史》。说到底,中国人的《历史》中,永远都出现不了真正人类精神的英雄。

我请问,在全部中国过去两千多年孔儒价值观、世界观、历史观盛行的历史之中,产生过真正人类精神的英雄吗?产生过真正坚持“人人平等”精神的高尚的精神英雄吗?产生过坚持“人人平等”精神、“人人自主、自律”精神、“人人自由”精神的具有人类真智慧的人类精神英雄吗?在我看来,除了老子,在中国漫长的《历史》中,就只有庸人,而且伟大的老子,也不是中国《历史》所显现出来的,而是由老子自身的著作《道德经》所显现出来的。全部中国《历史》,确确实实就是一部非常标准的《庸人史》。这里最根本的问题在于,这是两千多年来中国人始终顽固坚持庸俗卑下的孔儒“亲亲尊尊长长”、“人形动物”价值观所必然产生的结果。

说白了,只有到了1919年中国人高喊“打倒孔家店”口号的“五四”运动之后,中国人的历史才在西方文化的影响之下,终于逐渐走出了自己永远《庸人史》传统阴影的笼罩,开始了中国人走向“真、善、美”人类共同文明历史的新的篇章。(2017,11,22.)

(作者注:公众号被封,请打赏者以红包形式,超198元者,将获赠鄙人书法一幅。谢谢)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