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千年孔儒,一大堆废物,中国历史早死了
2017-11-06 10:25:24
  • 0
  • 3
  • 8
  • 0

两千年孔儒,一大堆废物,中国历史早死了   黎 鸣

如果说中华民族具有一个最大的不幸,这个最大的不幸,以及其源头,即孔丘及其儒家的存在。孔丘秉承周公的“制礼作乐”,视《周礼》、《礼乐》为中国人永恒最高原则性的存在,由此而制造、散布了大量似是而非的言论、语录,其中最以六经中的《易经》与四书中的《论语》为代表。由此,更加上汉武帝以及历代统治者“尊孔贵儒”的权力推崇,孔儒在中国历史中,培植了一代又一代大堆的废人,由这一大堆层出不穷的废人,更又不断地制造了一大堆层出不穷的废料,正是由这大量的废人和废料所形成的这大量历史废物,把中国人文明历史的路彻底堵死了。首先被堵死的即中华民族思想、智慧精神的源头,接着更堵死了一切可能走向文明历史的流向。如此彻底丧失了思想、智慧、精神的源和流的中国人的历史,就只能被彻底地变成了一条东方历史中的“死河”,柏杨先生称这条“死河”为中国文化和历史的“酱缸”,真是太准确了:中国历史即是一条“酱缸”式的“死河”。

今天文章主题,即具体解释,历代孔儒及其制造的大量历史中文献,为什么只能是历史中的一堆“废物”?而这大量的废物又是如何造成了中国历史事实上永远的停滞不前?

我们今天知道,任何人类的历史,其实质,本应该都是人类的思想史,而绝对地不是任何具体人物的生平史,更不要说是中国历史中那么大量帝王将相们无聊的生平故事。要言之,真正人类历史的主角,永远都应该是人类中思想、智慧、精神,以及相应物质工具、器物的创造者。正是在这个意义上,任何时候人类历史中的英雄,都应该至少是思想型、智慧型、创造型的人物。按照这种观点来回顾中国《历史》,显然大相径庭,几乎可以说,中国《历史》无“英雄”。因为中国《历史》,事实上全都是帝王将相的“起居录”。问题的根本更在于,为什么中国历史就只能是这样的《历史》?答案很简单,因为中国根本就产生不了拥有思想、智慧、精神的人物。更深层的问题则又在于,这究竟是因为什么?我的答案是最根本的:因为两千多年来,全体中国人都只崇拜了一个根本就没有任何人类真正思想、智慧、精神的“剩人”——孔丘,他惟一就只为了统治者统治中国人的需要而“思考”,所以统治者,进而全体中国文人,进而全体中国人,全都把孔丘及其儒家的没有任何思想、智慧、精神的东西,即完全当作了自己全部的精神意识,如此的后果是:中国人全都丧失了作为真正的人类本应具有的思想、智慧、精神的自然天赋的历史追求。

现在需要具体回答的是,为什么说孔丘及其儒家所作所为的一切,全都是一大堆没有人类真正思想、智慧、精神的“废人”、“废料”和“废物”?他们究竟“废”在了哪里?按照老子全息逻辑理论,我的回答非常简单:孔儒的意识形态绝对地匮乏对于真理、规律、逻辑的最起码的追求。而没有了真理、规律、逻辑追求的孔儒,以及中国人,怎么就只能成为了废人、废料、废物了呢?

答案同样简单:没有真理、规律、逻辑追求的人们,即丧失了思想、智慧,精神的能力;孔儒之“废”,即废在了没有思想、没有智慧、没有精神,却具有大量貌似思想、智慧、精神的极易骗人上当的话语、语录,这些东西形成了中国人深深的心理负担,更由于统治者加在孔丘身上的闪光,让中国人对于这些话语、语录,除了崇拜、重复、背诵,根本就丧失了最起码应有的判断能力。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孔儒本身,即是丧失了最起码理性判断能力的人们。孔儒没有关于真理、规律、逻辑最起码的概念,他们将怎么可能进行理性的判断?丧失了理性判断,更又将如何进行推理思维的创造?没有最基本的概念,判断,推理,实质上即是没有人类的思想本身。一个根本就丧失了最基本概念、判断、推理的民族,他们的最起码理性的思想在哪里?更怎么可能会有智慧?更又如何形成人类文明的精神?而这一切全都被挖空了的中国人和中国,实际上就只能是一大堆废人、废料、废物。只有废物的中国历史,实际上早就“死了”。这就是今天文章最基本的结论。(2017,8,26.)

(作者注:愿打赏者请用红包。超198元,回赠书法一幅。谢谢。)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