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的理论解决了人类一切问题
2017-11-02 09:36:34
  • 0
  • 5
  • 2
  • 0

老子的理论解决了人类一切问题

黎 鸣

老子是全人类的“人学之父”,老子的理论是全息逻辑的“人学”理论,是专门为解决认识人类自身一切问题而创立的伟大的理论。老子的理论,可以解决人类的一切问题。更重要的是,它从最充分地认识人类自身出发,最后更成为了能够充分地认识外部世界的最重要的理论基础,有了这个基础,人类即具备了解决一切与人类有关的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心理科学的问题的最重要的理论工具。

中国人自古至今之所以严重地匮乏科学研究的成果,最关键的问题即在于,中国人严重地匮乏研究科学的基础理论工具。西方人的古希腊哲学提供了二元论逻辑哲学的理论基础,所以自然科学首先就只能在西方发生,而不可能在无视老子的理论,从而就只能严重匮乏逻辑理论基础的中国发生。这是最明显的道理。从今以后,当我们拥有了老子的全息逻辑“人学”的理论基础之后,我们所具有的全息(三元)逻辑的人学理论工具,实际上已远远超越了西方人所具有的(二元)形式逻辑、数理逻辑的哲学理论工具。换言之,开辟未来人类全新科学革命的新世纪的历史,将应从今天的中国开始。而这一切的关键,均在于今天的中国人,已经把老子全息逻辑的“人学”复活了,重建了,高水平高质量高系统地重新阐发出来了。

在前面的文章之中,我已经多次谈到,老子的全息逻辑理论,把自然宇宙宸,把涉及物质、生命、人类的一切问题,全都串联起来了,贯通起来了,全面、彻底、深刻地综合起来了。按照老子的阐释,一切万物问题的“奥秘”、“原理”,均在于其自身的一、二、三,而这所有的一、二、三,则又全都联通于宇宙宸的,也即空间、时间、意间的总的一、二、三。谁把握了老子的这个最彻底的“一、二、三”全息逻辑理论的“奥秘”、“原理”,谁就有可能成为当今世界人类中,真正可称之为最聪明、最智慧、最有神通的“大智者”。

我可以非常坚信地预言,未来人类的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心理(精神、智慧)科学,全都将在老子的这个“人学”全息逻辑理论的基础之上,发生全新的革命,也即全新的数学理论革命、全新的(物理、生理、心理)科学理论革命,全新的实践技术工程革命,全新的艺术思维和创作的革命。这些全新的系列性革命,将应该首先都在伟大“人学之父”老子的故乡——中国产生。是否能够成为现实,我希望获得中国亲们的支持!

非常遗憾的是,中国人的生命,在过去两千多年大好的历史时光中,几乎全都被糟蹋在了孔儒的完全错误的、愚昧的、非人的意识形态的垄断之中,中国人只有在彻底地摆脱了孔儒有害的意识形态的束缚之后,才有可能真正开始这个在自身心灵中彻底革命的全新的时代。正是由于有了老子“人学”的全息逻辑理论的伟大储备,所以才必然地将在当代的中国首先发生人类逻辑理论思维的革命,这个思维逻辑的革命将必然地具体化为全人类真正普遍的“思维大革命”、“文化大革命”、“科学大革命”、“技术大革命”、“艺术大革命”,并从而更进一步的“社会大革命”、“经济大革命”、“政治大革命”,等等等等的“大革命”,总之,人类一切方面问题的完全、彻底、深刻地“改天换地”的伟大革命。但这里必须严肃指出,这里所有的“革命”均与“杀人”无关,而必然地只关联于人类思想、智慧、精神的内在意识的“革命”,更说白了,是人类内在精神意识巨大的“突变”!

我为什么对于孔儒意识形态的“文化传统”,如此极端地痛恨?根源正在这里:因为它全面、彻底、深刻地,更是永远长久地阻碍了、扼杀了、毁灭了在中国人心中产生这一切“革命”的希望和可能。也正是因此,除了老子,我对于中国历史中所有“反孔反儒”的英雄均报以崇高的敬意,包括曾经也是儒家之徒的墨子,他在中国的思想界最早打起了反儒的旗帜;而在社会现象界,则首先必须谈到中国的开国英雄秦始皇,和当代中国的卫国英雄毛泽东,对于他们由于“反孔反儒”而真实地推动了中国历史前进的伟大的历史价值,我均给以极高的评价。特别关于毛泽东的“文化大革命”,当今中国的文人们,几乎全都只看到了它的对于中国人无情的伤害、灾难、痛苦,却完全没有看到,它实际上对于推动中国历史前进的“史无前例”的巨大的价值和意义。我完全可以断言,如果没有毛泽东古怪的“文化大革命”,就将不可能会有邓小平的古怪的“经济大革命”。之所以全都称之为“古怪”,那是因为它们全都离开了它们原本应有的“内涵”和“外观”,也即它们自身已包含有巨大而繁复的中国“心理”的“自我矛盾”。在这个意义上,孔儒对于未来中国历史的“纠结”之害,还必然会延续不少时日,亲们必须时刻加以警惕。孔儒,这才是两千多年来中国历史中始终都在造恶的极为有害的“惯性势力”啊!

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我只讲一点,无论人们对于它具有多么巨大的仇恨,无论它曾经给多少人带来了多么巨大的灾难和痛苦,但是确实有一点,作为中国的历史思想家来说,则是不能不看到的,即正是在这短短的“十年”之中,中国人曾经把几乎全部大大小小的官僚,除了毛泽东周围极少数的人们之外,几乎无不都被彻底地“打倒了”一回。这在全部五千年的中国历史上,绝对是惟一而仅有的,甚至在全世界的历史上,也绝对是惟一而仅有的。

就这一点而言,它对于在全体中国人的心中确立“人人平等”的信念而言,确确实实是影响巨大的,也是无以伦比的,无论给予它多么高度的精神评价都将不为过。为此,我简直认为,在全部五千多年漫长的中国历史中,实际上就只有两次真正思想大解放的瞬间,一次是两千多年前的“春秋战国”时代,另一次,即是这短短“十年”的“文化大革命”时期。我甚至可以肯定,在这短短的“十年”中,在中国所曾产生的真正“思想者”的总数,以及他们所曾达到的思想的深度,均远远超过了过去五千多年,尤其近两千多年来全部历史的总和,自然也远远超过了“春秋战国”的时代。

在这里我不必去一一列举在此十年中曾经产生的大量著名思想者的名字,他们才是这个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中真正涌现出来的精神英雄。仅仅随便列举,例如顾准、遇罗克、王申酉、杨小凯、李一哲,等等等等,或许其中也包括鄙人,虽然我不是英雄。总之,简直多极了,多极了。正是这大量无数平民思想的无名英雄,他们共同为“文化大革命”之后的“经济大革命”,以及更可能未来的“政治大革命”、“思想大革命”贡献出自己的智慧;虽然无论“文化大革命”、“经济大革命”,它们的“名字”是多么古怪,甚至完全与原本应该具有的意义相反,但是按照老子的“正言若反”、“反者道之动”、“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等等的说法,恰恰正是它们对于当代中国的历史发生了巨大的推进作用,而这在任何官方体制中的“专家”们,是永远都不可能看得到的,这也正是老子“道法自然”、“三生万物”的必然结果。

我的上面所述的观点,对于大量没有老子的全息逻辑理论基础的人们来说,是不可能想象的,更是不可能理解的。更多的人们,除了在现象的意义上谩骂、发泄、大声诅咒、咒天骂地之外,他们根本就不可能会有任何真正理性思考的可能。当人们众口一致地诅咒、愤恨、打倒“文革”的时候,我却希望有一点点头脑的历史思想家们,能够站在真正历史哲学的高度,看到“文革”对于整体中国历史可能曾有的价值。诚如本文的题目所示,老子的理论解决了人类一切问题,其中也包括对于已经成为了过去历史的“文化大革命”的认识问题。

最后关于“文革”说完我的意见:“文革”对于所有生活在那个时期的中国人来说,确实是一个巨大的“坏事”,“灾难”,“浩劫”,它伤害了很多人,特别也包括伤害了很多曾经高高在上的中国人,这种“伤害”给所有的中国人都带来了巨大的灾难和痛苦,看不到这些现象,是不可能的,也是不应该的;完全可以打一个比方,这“十年”的灾难和痛苦,与两千多年前“春秋战国”时代人们的灾难和痛苦相比,很难说哪一个更重,但却有一点,我敢于断言,这“十年”中所产生的中国的思想者,尤其是无数年轻的思想者,无论怎么说,都会比号称“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的“春秋战国”时代要远为多得多,甚至可以说,比全部中国历史中所产生的“思想者”的总和也要多得多。

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认为对于“文革”,不应该只有“诅咒”,也应该客观地看到,它在整体中国社会、中国历史的意义上,仍应是不可无视的,而且在客观的意义上,它确实对于后来的“经济大革命”提供了重要的精神、思想的巨大推动作用。或者完全可以说,如果没有“文化大革命”,根本就不可能会有近代三、四十年的中国经济的大发展、大飞跃。对于人类的社会和历史而言,仅仅有大量的诅咒、愤恨、骂娘,控诉,是远远不够的,也是毫无价值的。一个家庭,不会喜欢“怨妇”;一个国家,也不可能喜欢“怨妇”式的孔儒文人,真正最需要的还是能够尽量完全、彻底、深刻地理性反思和思辨的人们,反思的目的也是为了民族的未来,而不只是针对已死去的少数“恶人”的反攻倒算,清算“死人”本身也应该是为了活人,尤其是对于活着的中国人自身的认识,对于自身的言论、行为、意识形态的全面、彻底、深刻的再认识。同时也应注意,“死人”已丧失“自我辩护”的能力,“活人”应该自重。我的著作,即是反思自身、反思中国人自身的产物,虽然还很不够全面、彻底、深刻。但我坚信,在老子全息逻辑理论的基础上,一定会做得更好。

最后还是必须回到本文的题目,老子的理论解决了人类一切问题,它首先即必须用来解决当前中国自身的问题,而首先即必须解决中国人认识自身历史的问题。不管今天的中国人对于“文化大革命”多么愤恨,对于“经济大革命”多么赞美,但不要忘了,这一切的“愤恨”和“赞美”,将怎么可能形成中国当今现状的理论意识的“统一”?

无论中国文人们怎么诅咒、谩骂、怨怼,或相反,彼此互怼不休,然而在外国人看来,中国人确实在过去的半个世纪之中,走了他们几乎几个世纪的路。今天的中国,已经远非一个世纪以前的中国可比,即使与过去三十年、二十年、十年前的中国相比,也确实日新月异,变化巨大;请问,今天中国的文人们,中国的知识分子们,你们有能力解释这一切吗?你们具有解释这所有一切的真正最重要的理论基础吗?我可以告诉大家,解释这一切的理论基础,正就在,或许也只能在老子的全息逻辑的“人学”理论之中。

你们可以不相信,但我坚决相信!今天的中国人就必须高举起老子伟大的全息逻辑理论,彻底废弃孔丘及其儒家的毫无任何真理、规律、逻辑理论基础的垃圾废物,那才是两千多年来真正制造了中国人生生世世灾难、祸害的永远的坏根啦!对于我来说,“灭孔废儒”,正就是为了“兴老立人”,立起所有现代和未来中国的“人”!(2017,9,2.)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