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教你天下处世之道
2017-10-24 11:58:37
  • 0
  • 2
  • 0
  • 0

老子教你天下处世之道

黎 鸣

到了21世纪,总体的世界(天下)大势对中国有利,但也常有不利的区间和片刻。具体现象故事,我不想述说太多,谨奉上老子三章经文,加上部分解说,老子以他全息逻辑思维的方式阐释了正确的天下处世之道,请亲们省察。

我奉上的是《道德经》第30章、第69章和第78章,分别列出如下:

第30章:“以道佐人主者,不以兵强天下,其事好还。师之所处,荆棘生焉;大军过后,必有凶年。故善者,果而已。果而不矜,果而不伐,果而不骄,果而不得已,是果而不敢以取强。物壮则老,是谓不道,不道早已。”

第69章:“用兵有言:我不敢为主,而为客;我不敢进寸,而退尺。是谓:行无行,攘无臂,扔无敌,执无兵。祸莫大于轻敌,轻敌几丧吾宝。抗兵相若,哀者胜。”

第78章:“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以其无以易之。弱之胜强,柔之胜刚,天下莫不知,莫能行。是以圣人云:受国之垢,是谓社稷主;受国不祥,是谓天下王。正言若反。”

第30章的重点在“善者,果而已,果而不矜,果而不伐,果而不骄,果而不得已,是果而不敢于取强。”无论和平或战争,最关键的均在于必须求得“善果”,没有“善果”,即是恶败。而且必须注意,在追求“善果”的过程中,必须始终保持警惕、灵活,不能僵守、刻板;必须始终实事求是,不自伐、不自夸所取得的任何成就;必须戒骄戒躁,始终保持谦虚谨慎,特别需要冷静、静观;尤其对于战争,即便在取得胜利之后也应保持“不得已”的心态,决不流于无辜杀戮。以上即“果而不敢于取强”的全息道理。

第69章的重点在“祸莫大于轻敌,轻敌几丧吾宝;抗兵相若,哀者胜。”这段最难理解的是“哀者胜”。什么是“哀者”?哀者是外表宁受辱,内心尤自强。此外必须注意,“抗兵相若”,即对抗的双方,力量相差不能太悬殊,至少各有所长,这时的“哀”者,虽后发制于人,却更能做到“知彼知己,百战不殆”。正是如此,“哀者”必胜。

第73章的重点在“受国之垢,是谓社稷主;受国不祥,是谓天下王。正言若反。”“受国之垢”、“受国不祥”,是指,接受国家大任者,正遇上国家极端困难之时,更遇上种种不祥社会征兆之时。只有此时的“圣者”或“有道者”,才可能更显示出他真正对于(老子)“道德”的修养,而决不为流俗的吹捧、谣传、诅咒所累,反倒更显示出其真“社稷之主”、真“天下之王”的英雄气概。问题在于,掌权者能够真正懂得老子的“以弱胜强”、“以柔胜刚”的全息逻辑的智慧么?

上面分别说明了三章的主要思想,但是更重要的还在对此三章总体思想的理解和把握。

第一,“以道佐人主者,不敢以兵强天下,其事好还。”这正是本文的主题,更是此三章思想的中心内核。必须指出,这里的“天下”不仅指国际,更包括国内社会。凡是“以道归天下”者,“其鬼不神,非其鬼不神,是其神不伤人。”(见《道德经》第60章)老子的思想很清楚,任何时候都必须“讲道”,也即“讲理”,而决不应“讲礼”和“讲力”。即是说,任何时候都不应不讲道理,而以等级压人的“一味强硬”行事,甚至更霸道任性,这是非常危险的。今天我们讲“依法治国”,至少必须“讲法”,“讲法”即应是“讲理”,绝对不应动辄“以警力侍候”。过分在国内以“警力治国”,“以警强天下”,久而久之,是相当危险的。毛泽东时期的“维稳”,用的是“发动群众”搞运动的方法,虽然现在看来这也是相当有害的,尤其“害了”各领域中几乎所有的“出类拔萃”者,变成了全社会、全天候的“忌妒害人”和“忌妒杀人”,这对于整体国家利益显然是巨大的损失,甚至灾难;但是,比起今天的“以警强天下”而言还是相对较安全的,至少“广大的工农兵群众”对于国家的存在来说是相对安全的。按照老子的说法,“以兵(包括警)强天下”是非常不妥的,往往会弄得“其事不好还”。军警太多,其实是“荆棘”太多,对社会文明,特别是对民众,尤其对青少年下一代的道德文化教育,是最为有害的。

第二,“用兵有言:我不敢为主而为客,我不敢进寸而退尺。是谓行无行,攘无臂、扔无敌、执无兵。”对外谨慎用兵,战略上藐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更有毛泽东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按照老子的说法:我之行,如无行;我之攘,如无臂;我之扔,如无敌;我之执,如无兵(武器)。说白了,一切都在自然无形之中,让敌人永远不敢正视,难以测度。而这恰恰是完全与“轻敌”相反,而应是在战术上始终做到有备无患、重视敌人的结果。

第三,任何时候,真正的强者行事,都必然会是有理、有利、有节地进行。弱之胜强,柔之胜刚,关键在哪里?实际上永远都在“避实就虚,趁势而为”,按照毛泽东的说法,即: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走不是逃走,是避开对方的锋芒);再有就是:你打你的,我打我的,你打我的局部手足,我打你的头脑心脏。

即以这次印度来犯而论,其目的并不只在洞朗“筑路”,而更在整个西藏的愈来愈巨大的水利工程,趁着枯水季节,来一次整体性狂轰滥炸式的“一锅端”,它想一劳永逸,彻底强行解决它与中国争夺水资源的关键问题,给中国一个疯狂的下马威。如果可能,甚至更以战争强行分裂中国,促成西藏独立,成为它的像不丹、锡金、尼泊尔那样的又一个庸国。这在印度近代以来,对于周边的巴基斯坦、孟加拉国、锡金、不丹、尼泊尔、斯里兰卡等国,即全都是以如此强悍、霸道的方式办理的,而且必须看到,居然它全都成功了;更说白了,印度其实是近代长期以来美、苏(俄)两个超级大国共同姑息养奸(对付中国)的一个必然结果,事实上让它变成了亚洲大西南的一方大恶霸。印度官方把达赖等人收留在印度,便是实际上收留了西藏的一个后备政府,其狼子野心早就已最清楚不过了。印度想借中国与美国、日本、俄国、菲律宾、越南、台湾等国和地区矛盾的助力,来完成它的野心。中国人千万不可掉以轻心。要么与印度不战,要么即全面大战,而决不是局部战争,仅局部战争,中国必受制于人,印度为此都筹谋五十多年了。还是毛泽东的那些话:“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你打你的,我打我的”,你打我的局部手足,我打你的头脑心脏。

我们也完全可以以其人之道反治其人之身,印度已经成功地分裂了巴基斯坦,更想成功地分裂中国,我们今天也完全可以让印度的东北地区彻底离开印度,分裂肢解其国。1962年的中印之战,毛泽东太过于仁厚,仗打赢了,地却留给了印度,而且印度并不领情。这其实只是战术上的胜利,却是战略上的失误,非常遗憾。问题的关键还应在于,毛泽东根本就不曾把印度当作中国真正,更不要说永远的敌人。可是今天看来,印度不然,它可是始终都把中国当作自己永远,乃至最大的敌人。看不到这一点,才真正是“轻敌”。在今后的未来,印度对于中国的麻烦,将会永远不断。世界上最恨中国的国家,第一即印度。这很容易理解,竞争最大的往往来自同等、同辈、同事之间,而不在上下之间。

上述老子的天下处世之道,不仅在于人与人之间,也同样在国与国之间。亲们可以注意到,老子的处世之道,完全是今天大家谓之的理性之道,只不过老子的“道性”比之今天人们,包括西方人所谓的“理性”,要看得更高、更深、更远。实际上最根本的还应该看到,老子的“道法自然”、“上善若水”和“三生万物”的总的宇宙宸“魔方(逻辑)之道”,大家只要真正学会了老子全息逻辑的“魔方之道”,基本上即等于给自己的心灵安上了一个永恒智慧的发动机。关于这一点,以后我还会继续深谈。(2017,8,19.)

广而 告 之:

开设公众号《道法自然》以来,获不少网友打赏,为致谢诚,凡超过最高定额(暂定为198元)者,均回赠一幅鄙人书法,请以微信告知邮寄地址。以后打赏者,或需求书法者,也暂时以此定规,并请以发红包形式取代打赏。谢谢。  黎 鸣, 2017,9,8.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