逻辑是人类一切文化革命的“火种”
2017-10-10 12:02:34
  • 0
  • 3
  • 3
  • 0

逻辑是人类一切文化革命的“火种”

黎 鸣

我今天提出的是一个关于人类自身问题的非常重要的命题,即人类自古以来所有文化革命的原始动力,均来自人类大脑中关于逻辑问题的思考。或者说,逻辑是一切文化革命的“火种”。

什么是逻辑?逻辑在古希腊哲学中最原始的表达是“逻各斯”,在我看来,它与中国老子的“道”完全相同。然而什么是“道”?老子对它最简单的解说是:“道者,万物之奥也”。说白了,“道”即是人类对于宇宙万物奥秘不断的探索、揭示,是对宇宙万物至深奥秘、原理不断追求认识的答案。在这里,至少必须要有一种信仰,即起码必须坚信宇宙万物确实具有某种永恒不变的“奥秘”,值得人们永远去追寻。否则,人类何必去穷究它的存在?

有了宇宙万物的“奥秘”,才会有人类自身的“奥秘”,才会有人类关于万物,乃至关于自身所必然探索、发现的真理。所以今天文章的标题,也完全可以改称之为:追求真理,才是人类一切文化革命的“火种”。反言之,凡是不具备“追求真理”精神的个人、群体、民族、国家,它们的历史存在,均只能缺乏最起码创造文明生活的价值。

如果按照这种观点去评价所有的人类民族,我们会发现,几乎其中的绝大多数,均事实上匮乏追求“真理”的精神,乃至匮乏追求人类“文明”的修养。而在世界上最典型不追求“真理”的民族,恐怕即始终都被历代帝王强迫要求去“尊孔读经学儒”的中国人,特别是历代中国的文人。很显然,中国文人的“学问”,几乎绝对地与追求“真理”的精神无关,这是因为他们从来即只追求孔丘教给他们的“孝悌忠恕”、“仁义智信”、“礼义廉耻”,等等,而其中真正最核心的东西,却是《周礼》、《礼乐》中的“礼”。什么是孔丘的“礼”?说白了,即周公“制礼作乐”,用来统治老百姓的封建性的“制度”、“仪式”,它们的依据,即是永远“天命”的“血统”、“宗法”、“人治”,即是永远“人人不平等”的完全“人为”丛林的“等级性”。

看不到这一点的中国人,他们将没有资格谈论孔儒的“学问”;而看清楚了这一点的中国人,他们又将怎么可能让自己的“良心”去喂狗吃,而不去反对如此孔儒的“学问”?如此的孔儒,以及始终盲目“尊孔贵儒”的中国人,特别是中国文人,他们能会有半点“追求真理”的人类“文明”的“精神”和“修养”吗?跟这样的人们谈论“学问”、“学理”,包括“物理”、“生理”、“伦理”、“心理”,等等所有的“理”,能够会有任何的意义和价值吗?

正是因此,我对于所有孔儒(儒家、儒学、儒教、原儒、汉儒、宋儒、明儒、清儒、旧儒、新儒)的评价:它们不是哲学,没有哲学,没有真理、规律、逻辑,尤其没有“逻辑”,它们根本就不具备作为“学说”最基本存在的价值和意义。这个结论很重要。正好可以用来作为我今天文章命题的一个最重要的历史例证:中国人两千多年来所坚持的所谓“儒学”,根本就不具备最起码的“逻辑”,所以两千多年来的中国,根本就丧失了“追求真理”的“文化革命”的一切“火种”。很显然,没有“文化革命”产生的中国,也就不可能会有推动历史“文明”前进的最起码的动力,因此,中国人的历史,从来就只能处于停滞发展的“如死一般”的状态,或如同“酱缸”的凝固状态。

为什么西方人能够创造人类历史“文明”的进步?因为自从产生了希伯来人的宗教和希腊人的哲学之后,他们既具备了一元论的上帝逻辑,又具备了哲学的二元论形式逻辑的萌芽,希腊人的逻辑思想,在近代又更全面获得了西方人的发展和推进,产生了数理逻辑,而且更推动发生了人类自然科学的革命,推进了社会科学和心理科学的发展。所以在西方,始终都在不断地发生“文化革命”,这是因为他们从来不乏“逻辑”的“火种”,所以他们的历史始终都可能以“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文明”大势向前发展,并不断推进全人类历史的“文明”。而这一切,在绝对无逻辑的孔儒意识形态垄断的中国,是永远都不可能发生的。

但是我今天必须告诉世人,今后世界上最伟大的“文化革命”将很可能会在东方的中国发生,为什么?因为中国的老子早在两千多年前的《道德经》中,就已经为人类储备了世界上最完备的(三元论)全息的“道”逻辑。尽管它在中国被腐朽的孔儒“传统文化”整整埋没了两千多年,但是经过了西方文化“洗礼”的现代中国人,终于又重新发现了、发掘出来了它的最伟大的“逻辑”价值和“逻辑”精神。

老子全息逻辑的“火种”正在东方的中国开始“放光”,并正在等待以“星光之势,燃遍全球”,反倒是,西方人形式逻辑、数理逻辑的“火种”,经历了上千年大火的燃烧,几乎已经燃尽,正在渐趋熄灭,二元论形式逻辑、数理逻辑的“火力”已经渐趋平淡,最后将逐渐消失,而渐渐被老子先进的三元论全息逻辑所取代,顺便指出,正是因此我写作了《西方哲学死了》(工人出版社,2003年)。未来人类文化革命的“火种”,只能属于老子三元论的全息逻辑,这个“逻辑”的“火种”将一定会在21世纪引发全世界最伟大的“文化革命”。我坚信我的预言,将必然且一定会实现。

但是,这个伟大的“文化革命”能否在中国“首发”,则很难说,需要当今我的中国亲们共同作出最巨大的努力,因为危害了中国和中国人两千多年的腐朽、落后、愚蠢的“孔儒文化传统”,仍旧在非常猖狂、非常得势、非常邪恶地对抗一切“逻辑”理性的力量,这个彻底“反理性”的纯粹“礼性”的“孔儒传统文化”不灭,不让它彻底退出中国历史的舞台,人类现代最伟大的“文化革命”的“首发”之功,就将很难,甚至根本就不可能在中国实现。这正是我为什么“拼老命”也要坚决把“孔儒传统文化”(意识形态)“斩尽杀绝”的内在最深刻的原因。

在这个意义上,已故中国共产党前领袖毛泽东至死不懈所一直坚持的“打倒孔家店”的“五四”精神,确确实实是中国人近代最伟大的“文明”精神。我的中国亲们,这个“打倒孔家店”的伟大的“五四”精神永远不能丢啊!高举它,就是中国的胜利!(2017,10,8.)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