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的根问题,即没有爱智慧的哲学
2017-12-07 13:25:43
  • 0
  • 3
  • 2
  • 0

中国历史的根问题,即没有爱智慧的哲学

黎 鸣

没有哲学——“爱智慧之学”产生的民族和国家,只能是庸人民族和庸人国家。非常令人痛苦的是,自从中国兴起了孔丘及其儒学,并且还“独尊儒术”,让儒家儒学儒教独大独尊,而儒教的教主孔丘则更是独享了两千多年中国“圣人”的名号之后,中国,中国人,基本上就已经彻底丧失了人类智慧最基本的价值追求,根本产生不了爱智慧的哲学。认识不到这一点,事实上已经成为了两千多年来中国历史的“死症”,中国历史整整停滞发展了两千多年,这是明摆着的历史事实呀。我的这些话绝对没有半点夸大,完全就是实话实说。说到底,中国,中国人,中国人的全部历史,除了老子的《道德经》之外,确确实实,就是一个完全没有哲学的国家、民族、历史。老子及其《道德经》在中国,完全就是一个彻底的例外,而且老子也确实就只能生存于孔丘之前,而根本不可能生存于孔丘之后。正是因此,孔丘之后的中国人,根本就不可能理解老子,不可能理解《道德经》。孔丘及其儒家、儒学、儒教,根本就是全面围剿中国人天赋智慧发展机会的一道严严实实的“伪文化”屏障,是包围困死中国人心灵智慧的精神意义上的古“万里长城”;而中国的这两千多年,实际上也成了让老子及其《道德经》的人学——人类最高的哲学精神彻底蒙尘的两千多年。

没有爱智慧的哲学,其实就是没有最基本自然真理的真信仰,没有最基本社会规律的真知识,没有最基本思维逻辑的真智慧。我的这些判断,全都是在老子全息逻辑理论基础上进行的完全符合中国历史真实的理性判断。人类的“爱智慧”,原本即应该是人类生存的最终极的价值,没有这个最终极价值的人类,实质上即放弃了人类自身生存的最终极意义,即成为了最没有意义的人类。中国人即是这种丧失了真正人生意义的人类。这是何等令人伤心、痛苦的事情?

关于孔丘的儒学,我早就已经进行了最基本的判断,它与人类爱智慧的哲学丝毫无关,不仅无关,而且还更严重地阻碍了哲学在中国诞生的一切可能。因为什么?因为孔儒最糟糕的“亲亲尊尊长长”的价值观,它居然把人生最重要的“追求真理”,也即人类“爱智慧”的第一步,即完全地、彻底地、深刻地否定了。孔丘及其儒家甚至教诫中国人及其儿童,为了“亲亲尊尊长长”的权威价值,必须学会说谎。一个从小即为了“亲尊长”而不能不学会说谎的人和民族,他们会有“爱智慧”哲学产生的可能吗?半点可能都不会有啊。

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孔丘所崇奉的《周礼》、《礼乐》把人与人之间的“不平等”,即当作了中国人的“天命”而永远地被确立了下来。而“人人平等”是什么?恰恰是人类文明社会之所以能够成立的“第一真理”基础啊。丧失了“人人平等”真理基础的中国人,实质上即等于丧失了“人类社会”,以至永远都只能生存在“人形动物”的“天下丛林”之中。

我根本就没有必要说得太多,仅仅上面所述的两点,即足以把中国人、中华民族的“爱智慧”的任何一点可能性,均全面、彻底、深刻地歼灭了。懂得真理、规律、逻辑的人们绝对能够深刻地认识到这一点。

所以很显然,自从中国人有了孔丘,有了孔丘的儒家、儒学、儒教,而且还更加上被历代帝王崇奉为必须“独尊”、“独大”的“学问体系”之后,在中国人中想要产生“爱智慧”的哲学的半点可能性都不会再存在了。我真是感到非常悲哀,今天的儒家文人,居然还在为“儒学”即中国人特有的“哲学”而辩护,他们究竟是在为孔丘、孔儒、儒学辩护什么?他们懂得最基本“爱智慧”的哲学究竟应该是什么吗?他们懂得最基本自然宇宙真理、规律、逻辑的“不依任何个人意志为转移”的“必然性”究竟是什么吗?

今天的中国,不仅不重视中国青少年“爱智慧”的哲学教育,还偏偏更广泛、普及地开展了背诵《弟子规》、《三字经》等儒家坏经典的教育,中国人知道他们自己究竟是在干什么吗?他们实质上是在继续全面、彻底、深刻地歼灭中国青少年心中天赋“爱智慧”哲学的“根苗”呀,这是什么教育?这是全面、彻底、深刻的愚民教育,是毒害自己子孙的坏教育,这是要把中华民族子孙继续往愚蠢的黑洞中驱赶的全面、彻底、深深地败坏他们智慧天赋的缺德“教育”!

我真是为如此中国的教育感到“愤恨”呀!中国有哲学思想家吗?没有呀,就只有大量的儒家文人们啦!孔儒的传统文化愚昧了中华民族两千多年,今天还又要继续让中国人的子子孙孙永远地愚昧下去。正因此我今天文章的标题是:中国历史的根问题,即没有爱智慧的哲学。什么是“根”问题?即中华民族的一切灾难性的历史,全都是来自这条永远粗壮的坏“根”呀!(2017,12,6.)

(作者注:请赞同本文观点者打赏,超198元,将回赠鄙人书法一幅。谢谢。)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