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丘无魂,中国之魂只在老子
2017-09-09 09:06:14
  • 0
  • 3
  • 2
  • 0

孔丘无魂,中国之魂只在老子

黎 鸣

在网上看到一篇文章,题目为《请回孔子,让中国教育有魂》,作者姚中秋,又名秋风。

说心里话,我很少直接点名批评任何人,然而有两个人例外,且直言“无耻”。这两人都是中年人,一男一女,女的是于丹,男的即秋风。在我看来,这两位全都属于不学无术者,却又全都好显摆学术,而且更“尊孔贵儒”。于丹今天且不说,只说秋风,我对他的总评价是:“食古不化”、“食洋不化”、“食今不化”,完全就是一个不懂任何真学术的现代文化混混。在现代的中国,尊孔贵儒的人们不少,偏偏这两位,并非真懂孔儒,全在借势扬名,惑众邀宠。说得不好听一点,纯粹就是两个学术混混而已。

今天就拿秋风的《请回孔子,让中国教育有魂》一文来专门谈谈其“混混”手法。从题目看,这篇文章的核心,应该在“有魂”,这是任何人都能够看得出来的。可是偏偏,秋风在这篇文章之中,对于什么叫做“有魂”却根本不论,而孔丘教育的“有魂”又在哪里?就更不论了。如此的文章手法,不是“混混”是什么?很显然,秋风完全是把“请回孔丘”当作了主题,更只在直接要求修改中国教师节为孔丘的生日,而在“有魂”的问题上却完全就只有胡扯,或根本就是完全回避。

请问,一个人的“魂”应该是什么?而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魂”又应该是什么?秋风的文章,他给出了回答吗?我把他的文章附在后面,请大家去看、去评。看看这位当代中国的儒学者,究竟写出了什么样的“学术”文章。在我看来,全就是一个学术“混混”的胡扯。连最起码文章的“主题”都不知道是什么。可悲、可哀、可怜!这样的文章,根本不值得我去认真分析,而且也没法进行真正理性的分析,因为它根本就不具备最基本的理性。我今天就只谈我的基本观点,所以文章的题目是《孔丘无魂,中国之魂只在老子》。

首先谈谈人类的“魂”应该是什么?我的回答是绝对准确的,全人类的“灵魂”,或简称“魂”,都应该在对于“真、善、美”的最高人类智慧的精神追求,有了这种精神追求,即是有了人类的“魂”,没有了这种精神追求,即应该认为是没有了人类的“魂”。请问,秋风先生,你所崇奉的“孔丘”,以及其儒家的“教育”,拥有追求人类“真、善、美”的人类最高智慧的“魂”吗?两千多年来的全部“尊孔贵儒”的中国历史,其中具有追求“真、善、美”的人类最高智慧的“魂”吗?为什么没有?问题的关键即在,历代统治者所尊崇的孔丘及其儒家的全部意识形态,根本就与追求“真、善、美”人类最高智慧的“魂”是完全背道而驰的呀。

我们知道,一个人的“魂”,基本上就只在该人的大脑之中,说得更准确一点,是在该人的全部思维的意识之中;一个国家的“魂”,基本上是在该国家的“文化”,尤其在其文化的“教育”之中,而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在该国家,或该民族的最共同的人生“价值观”的“教育”之中。而民族的教育,其本质即应该是该民族最共同的价值观的教育,或真正人类的“魂”的教育。

更说白了,个人的“魂”是个人追求真、善、美的价值观,民族、国家的“魂”是民族、国家公民共同追求真、善、美的人类最高智慧精神的价值观。认识不到这一点的人,就只能说是没有了正确的“魂”。请问,孔丘及其儒家给予了中国人什么样人生的价值观呢?完全就只有为了维护周代“礼乐”封建等级制度的“亲亲尊尊长长”,或简称“亲、尊、长”的价值观啦。说白了,孔丘及其儒家的“魂”是什么“魂”?完全就是周代封建统治者的“亲、尊、长”等级制度“礼乐”的“魂”啦。这难道还有任何谁能够否定得了吗?

秋风先生要“请回孔子”的目的是什么?难道就是要“请回”孔丘的“亲、尊、长”的封建等级制度的“礼乐”的“魂”么?要把孔丘的这个败坏了中国人两千多年文化教育历史的有害的“魂”,继续让它贯穿到现代中国青少年的教育之中来么?这是何等的迂腐,更是何等的反动啊!?秋风要求把中国教师节定为孔丘的生日,目的何在?完全是迂腐和反动得不可告人啦!

严格地讲,在中国全部历史中,就只有一个人真正探索到了人类最正确的“魂”,它也应该是中国人真正的“魂”,他就是著作了《道德经》的老子。老子《道德经》所追求的道、宝、德的价值观,实际上现在看来,即应该是人类中最纯粹的追求真、善、美的人类最高智慧精神的“魂”啦,关于这一点,在我的大量的文章和著作之中,已经作出了最充分的介绍和阐释。

为此,我必须警告当代中国的“教委”,请不要继续把孔丘及其儒家的极端有害的“魂”继续向中国的青少年灌输,这是对中华民族子孙的犯罪。更不要修改中国教师节的日子为腐朽的孔丘的生日,这是愚昧,更是对抗毛泽东时代“反孔批儒”正确历史意志的反动,这才真正是对于孔儒反动文化的非常有害的复辟呀!这样的“教委”将绝对会是近代中国最无知、最可悲、最反动的“教委”呀!(2017,9,8.)

 

附录:

请回孔子,让中国教育有魂

2017-09-08 姚中秋 博研历史,博研历史。博研历史

今日中国,几乎所有人,从孩子,到家长,从老师到校长,从用人企业到教育主管部门,从知识分子到官员,都在抱怨,中国的教育存在严重问题。很多人选择了躲避,把孩子送到国外读书。

 

这里面当然有体制的问题,比如,政府过多干预教育,教育缺乏自主性;教育资源在城乡之间、校级之间分配不公等。不过,教育领域诸多问题,也无一不与教育魂的缺失有关:教育的目标是什么?怎样教育?师生之间是什么关系?用什么教?对于凡此种种问题,教育界乃至于整个社会都处于含糊、迷茫状态,甚至可以说是背道而驰。

国务院法制办回应凌孜为代表的社会贤达之呼吁,在《教育法》修订案中,将教师节从现在的9月10日调整到9月28日,孔子诞辰日。孔子已走上重回中国教育之路,中国教育有一点更化之希望了。

 

以孔子诞辰为教师节,是再合适不过了。孔子对中国文明、乃至于整个人类文明最为伟大的贡献,正在于兴办人文教育。

 

孔子生当礼崩乐坏、也即中国古典文明衰败之时代,孔子“祖述尧舜,宪章文武”,也即总结古典文明,而成六经。需要特别说明的是,六经不只是儒家的经,而是整个中国的经,记录了中国精神、中国典范。转过头来,孔子开办教育,以六经教育弟子,以教育塑造新式君子,以延续、扩展中国文明。

 

正是孔子这一破天荒的伟大举动,确定了此后中国文明的样态。在所谓的轴心时代,有些文明体以宗教寻求突破,如犹太文明、印度文明;有些文明以哲学实现突破,如古希腊文明。孔子则以六经及相关教育实现突破,概言之,孔子创立了文教中心的文明形态。孔子不要人崇拜神灵,也不沉思玄想哲学,而是唤醒人的自觉,要人自我提升,尽心、知性以知天,进而以教育改良社会。

 

在孔子的文教理念中,教育居于至关重要的位置。而孔子也创造并实践了诸多伟大的教育理念:孔子“有教无类”,对所有人开放教育。孔子弟子中固然不乏贵族子弟,但更多的是平民子弟。孔子以养成君子为教育之目标,力求学生人格之完善,除传授知识,更重视德行、技艺之样成。在教育过程中,孔子循循善诱,因材施教,顺乎学生的禀赋而予以提升。孔子始终平等对待学生,坚持“教学相长”的原则。

 

可以说,孔子所创办的教育是平等的、开放的、人文的教育。通读《论语》,可以发现,孔子是有理想的老师,孔子是负责任的老师,孔子是可爱的老师,孔子甚至是幽默的老师。或许有点令人惊讶:两千多年前孔子的教育实践和理想,却完全是现代的。因而,孔子的教育思想是永恒的、普适的。

 

正是受孔子教育理念和实践的影响,此后中国文明之最大特点,就是始终以人文的、平等的、开放的教育体系为核心。在大多数文明,包括前现代的欧洲,教育专属于教会,只存在神学教育,俗人没有机会接受教育。而中国与此完全不同:每个聪明好学的中国青少年,皆可接受教育。放眼人类文明古代文明,中国建立了最为健全的教育体系,中国人的识字率也是最高的。正是依靠这样的文教体系,中国文明维持其生命力于不坠,且得以持续地扩展,蔓延至至周边地区。孔子以来的中国文明就是文教的文明。孔子之教育理念是中国人最为珍贵的文明遗产。

 

孔子既然是中国教育之父,那么,今日学校、教师、学生们尊崇孔子,实乃事理之当然。孔子开创之教育既然对中国文明产生了那么伟大的影响,所有具有正常情感和理智的中国人都会尊敬孔子。事实上,孔子在全世界获得尊敬,孔子是中国文化最为重要的象征性符号,以孔子诞辰为教师节,合理而醒目。

 

以人类历史这位最伟大的教师——孔子之诞辰日为教师节,让教师节具有了文化内涵。目前的教师节只是为了便利而随意选定的一个日期,没有什么文化内涵。也因此,在这个节日,学校、教师、家长、学生、政府都不知道要干什么。如此缺乏文化内涵的节日极容易物质化,老师们至多放个假、发点东西。甚至这个节日,变成了家长苦不堪言的的送礼日。以孔子诞辰日为教师节,则每年一度的教师节,唤醒人们对孔子的记忆,对伟大的中国教育传统之记忆。

 

在这样的节日,学校、教师可以举办各种有意义的活动。如此浓厚的文化、理想气氛可以扫尽教师节的物质主义气息;有意义的纪念形态,可以净化教师的心灵,让教师对自己的职业伦理,有更深的体认。完全可以预料,孔子复归,可以更化教育之精神,从而塑造更为健全的师生关系、教师与家长的关系、学校与社会的关系。

 

以孔子诞辰日为教师节,不仅可让人们更为方便地表达纪念孔子之情感,更有助于推动教育之变革。孔子的教育理念产生于两千多年前,但具有永恒性和普遍性,完全可以对治今天中国教育的种种弊端。比如,今天中国的教育目标几乎完全是功利性的,几乎完全专注于专业技术传授,而忽略人格养成。孔子以教育养成君子的理念,可以矫正此种教育之缺失。孔子的因材施教理念,也有助于人们反思、乃至于改变目前驱使所有孩子在同一个独木桥上竞争的制度安排。

 

因而,以孔子诞辰日为教师节,也就等于设立了一个教育反思节。在这个日子,教师、学校、教育主管部门、立法者、乃至整个社会,都可以依照孔子的教育理念,依照中国优良的教育传统,反思中国教育所存在的问题,以古典智慧解决现代问题。

 

孔子正式归来之时,中国教育之更化有望。实际上,请回孔子,是整个教育界的共识。网络调查也表明,多数民众支持以孔子诞辰日为教师节。文化上正当,民意支持,相信立法机构将顺利地完成修法程序,确立孔子诞辰日为法定教师节。

【姚中秋,笔名秋风,男,西历1966年生,陕西人士。现任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著有《华夏治理秩序史》卷一、卷二(海南出版社2012年),《重新发现儒家》(湖南人民出版社2012年),《国史纲目》(海南出版社2013年),《儒家宪政主义传统》(“儒生文丛”第二辑之一,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3年),《嵌入文明:中国自由主义之省思》(江苏文艺出版社2014年),《为儒家鼓与呼》(福建教育出版社2014年版)等,译有《哈耶克传》等,主持编译《奥地利学派译丛》等。】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