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比“三宝”、“三畏”,看老子的伟大与孔丘的卑鄙
2018-10-16 08:49:48
  • 0
  • 0
  • 0
  • 0

对比“三宝”、“三畏”,看老子的伟大与孔丘的卑鄙    黎 鸣

老子对中国人提倡“三宝”精神:“一曰慈,二曰俭,三曰不敢伪天下先。慈,故能勇;俭,故能广;不敢伪天下先,故能成器长。”(见《道德经》,第67章)

孔丘对中国人提倡“三畏”礼制:“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天命”来自《周易》占卜,“大人”的等级来自周代统治者主观意志的《周礼》制度,“圣人之言”来自孔丘对于其所伪造夏商周三代统治者“尧、舜、禹、汤、文、武、周公”等“圣人”的膜拜顶礼,后来实际上成了中国人对孔丘本人的顶礼膜拜,“圣人之言”成了“子曰圣言”。

从上述“三宝”、“三畏”的对照,大家应该很容易看到,老子希望中国人能拥有“三宝”精神从而让自己逐渐变得聪明、智慧起来;而孔丘则明显相反,他限制中国人于“三畏”的奴性情感之中,只能愈来愈且永远变得愚昧无知。大家完全可以清醒认识到,始终处于畏惧他人(无论占卜者、大人、圣人都是他人)而不是处于自身自由状态中的中国人,他们能够聪明、智慧得起来吗?周孔儒家文人污蔑老子《道德经》“愚民”,究竟是谁在“愚民”?这不是非常清楚明白的事情吗?

相反,老子的“三宝”精神不仅是能让中国人变得聪明起来的最重要的方法论,甚至直到今天,它也是能够让全人类变得聪明起来的最好的认识论和方法论。下面,我即来专门解释上述老子的章句:“慈,故能勇;俭,故能广;不敢伪天下先,故能成器长。”

“慈”是真正的“爱人”精神,老子的爱人并不只限于爱具体人,包括个人自身,而真正更重要甚至最重要的是,老子要求人们“爱”作为“人”的“类”本质。人的类本质是什么?是自然天赋于一切人自身“智慧”的“胚芽”,只有始终爱护一切人自身自然天赋智慧的“胚芽”,让它们在人人一生中始终都能不断地获得发育、成长、壮大、进步、升华,而决不让它们虚度年华,这样的人生才可能真正具有“人”的价值。否则,便只能认为是无价值,等于“白活了”。由此可以看到,老子“三宝”的第一宝,即非常尖锐地告诉人们,“慈”,也即“爱智慧”,对于人们自身和全人类来说,是多么重要,简直就是最重要。正因为“爱智慧”,所以人们才能勇敢地面对生活,而不会畏首畏尾,而至永远在畏惧中偷生。

“俭”不只是要求人们生活上俭朴,而是更提出了“以简驭繁”、“从易到难”、“大道至简”等重要的思维实践方法。事实上老子是在告诉人们,一切大事均由大量的小事组成;一切复杂的事情(结构)均由大量简单的事情(结构)组成;一切难做的事情(程序)均由大量容易做的事情(程序)组成,等等。如果善于运用这种思维实践方法,那么人们的知识面和具体处事的能力就将会非常广阔而强大。这非常类似古希腊人提出的“原子论”。

“不敢伪天下先”,而决不是“不敢为天下先”,我可以告诉亲们,老子《道德经》最大的任务之一,即“反伪”,而且老子明确告诉大家,只有不“作伪”在先的人,才有资格成为众人的领袖(“器长”)。然而中国自古以来的“学术界”,由于周孔儒家过早垄断了中国人的意识形态,却基本上都被蓄意“作伪”而给全面、彻底、深深地糟蹋了、扼杀了。

完全可以断言,孔丘正是中国历史上最早提倡“作伪”的始作俑者。毋庸置疑,孔丘在《论语》中即非常明确地主张“一天,二隐,三讳,三畏,四非,五常”。“一天”即“畏天命”,“二隐”即“子为父隐,臣为君隐”,“三讳”即“为君讳耻,为贤讳过,为亲讳疾”,“三畏”即“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四非”即“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五常”即“天地君亲师”五大永恒的权威,或“仁义礼智信”国人特有的五大价值观,而这种价值观,均以“礼”为核心,所以实质上是“礼乐”价值观,更实际上是“亲亲尊尊长长”价值观。而“仁义礼智信”,除了“礼”是真的,其余全都是假的、作伪的,即全都只有“作伪”的假仁、假义、假智、假信。

从上所述,大家均可明确看到:老子的伟大与孔丘的卑鄙,已成多么明显的对比。老子要求人人成为社会的主人,孔丘相反,要求老百姓人人永远成为(亲、尊、长的)奴婢、奴隶、奴才。一个“亲”字更是永远愚弄了所有的中国人。“亲”是什么?是公然为统治者的“血统论”树碑立传的招牌呀,事实上这个“亲”字与普通老百姓有什么关系?它们既无权力,也无财富,实际上与人类后天智慧的继承也同样没有关系。这个“亲”字完全就是用来愚弄所有非统治者人们的一块招牌。今天的中国人完全应能看清楚其中孔儒骗人的“把戏”。然而很可悲,这个“亲”字却始终都在迷糊中国人的智慧之眼。(2018,10,8.)

 

(请朋友们打赏,超过198元,将回赠鄙人书法一幅,或以红包形式直订书法。谢谢。)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