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责任本质的分析:罪一,错二,愚三
2018-01-05 21:15:44
  • 0
  • 6
  • 7
  • 0

历史责任本质的分析:罪一,错二,愚三      黎 鸣

人类历史能否顺利地进化,根本在这种历史能否符合宇宙万物的统一规律,什么统一规律?即老子的全息逻辑规律。按照老子全息逻辑人学的理论,人类社会的本质在于政治符合真理,经济符合规律,文化符合逻辑,而人类历史,本质上即应是人类社会史,而不应是任何个人历史。今天我给出人类历史本质的一、二、三,它们应是什么?应是符合真理追求的政治史、符合规律追求的经济史、符合逻辑追求的文化史。而凡是失败了的人类历史,也应该具有它们自己责任本质的一、二、三,然而同时也请注意,对于人类问题而言,是人类认识论主导的“文化决定论”,即三决定二,二决定一。此即今天文章的主题。

我给出人类历史失败责任本质的分析如下:罪恶一,错误二,愚昧三。从全息逻辑的理论上这很容易看到:人类历史中的罪恶,主要来自社会中的政治,人类历史中的错误,主要来自社会中的经济,人类历史中的愚昧,主要来自文化。按照“文化决定论”,愚昧决定错误,错误决定罪恶。

中国两千多年来的历史,基本上是一部文明意义上的失败历史,原因很简单,两千多年来中国人的“社会”,几乎始终都处于恶习循环和停滞发展的状态中,政治历史基本没有真理的追求,经济历史基本没有规律的追求,文化历史基本没有逻辑的追求,这是非常明白的历史事实,根本都不需要我去大量举例,甚至今天的中国,也可以作为某种旁证。

老子告诉大家,人类社会政治最关键的真理应是什么?是“人人平等”言说的自然真理。人类社会经济最关键的规律应是什么?是“人人自主、自律”人们养活自己的社会规律。人类社会文化最关键的逻辑应是什么?是“人人自由”思维创新的智慧逻辑。顺便指出,从自然发生论也即本体论的意义上看,“人人平等”真理生“人人自主、自律”规律,而“人人自主、自律”规律生“人人自由”的逻辑。但实际上,对于拥有天赋智慧的人类来说,更重要的是人类认识论。从人类认识论的意义上看,必须反过来,“人人自由”的智慧逻辑蕴涵“人人自主、自律”的社会规律,而“人人自主、自律”的社会规律蕴涵“人人平等”的自然真理。请大家千万不要忘记,人类最重要的是依靠自己智慧的意识来创建、设计精神环境,进而社会环境,并从而改造自然环境,而不是像动植物那样完全遵循自然发生论,从自然、到社会,最后到精神。事实上动植物也没有自我意识的精神。请大家记住,认识论才真正是主宰人类自身存在的最重要意识的本质,有了认识论才会有哲学。

不追求(“人人言说自然平等”)真理的社会政治,是必然有罪的政治;不追求(“人人平等”、“人人自主、自律”养活自己的)社会规律的经济,是必然无知而错误的经济;不追求(“人人平等”、“人人自主、自律”、“人人自由”创造的)智慧逻辑的社会文化,是必然精神愚昧的文化。中国人传统的孔儒文化即显然是人类中最典型精神愚昧的文化!

人类的社会、历史,应该是以人类认识论理论为核心的社会、历史。很清楚,一切人类社会、历史的运动状态,都将必然遵循“文化决定论”的重要规律。这样一来,当发生了巨大的社会、历史错误甚至罪恶灾难的时候,人们反思社会和历史的责任,就必须且只能按照人类认识论的规律来进行,换言之,最大的责任,也即第一责任,必然是精神愚昧违背逻辑的文化责任;其次,才是社会无知于规律之错误的经济责任;最后,才是社会违背自然真理之罪恶的政治责任。然而,政治罪恶杀人,灾难显著,最被关注;经济错误害人,造成巨大损失,苦难其次;文化愚昧败坏人,扭曲人类为畜类的造孽,却被无视。

人们“反思”历史时如果一味只按照自然发生论进行,将看不到自身的责任,而只看到罪人,所有的人们都将只看到(政治)“罪恶”、或(经济)“错误”,却无视(文化)“愚昧”。我可以告诉亲们,中国《历史》的反思,几乎全都是这样进行的。历史上的孔儒传统文化不仅没有受到过谴责,反而获得了永恒的歌颂。一个世界上最坏的文化,却永远被歌颂,这才是中国历史之所以永远都“长不大”的本质原因啊。最悲哀的是,中国两千多年来都产生不了自身“认识论”的哲学。中国到了今天,仍然是一个没有自己哲学认识论的国家,这难道不值得全体中国知识分子们的反省吗?

无哲学的中国多么可悲?无哲理的中国“史家”则更是多么无知,多么可恨?全部中国问题的“根”在哪里?“根”即在中国孔儒传统文化纯粹就是一个严重制造蒙昧的“假文化”、“害文化”呀!而从来的中国“史家”则全都充当了中国社会和历史(孔儒)“文化决定论”的最得意的“文化”杀手,他们帮助统治者彻底消灭了中国人的“智慧精神”。说句心里话,对于没有哲学根底的中国“史家”,我从来不看好,甚至鄙视,他们才是严重误导中国人历史走向的一群真正历史的“罪犯”呀,他们的著作,绝大部分都是极其有害的文化垃圾、文化毒物!从孔丘、司马迁开始,一直到今天的所谓“历史家”们,他们几乎全都是如此,是一群严重误国、害国、败国的最有害的孔儒文人!偏偏中国儒家文人,全都想成为新一代中国的大“历史家”。对于这些人们的巨大“抱负”,我只能给予冷笑,泼上冰冷水!我可以断言,没有一场伟大的中国哲学(人学)思想革命,中国将根本不可能产生真正人类文明意义上的“历史家”。请所有打着中国“历史家”招牌的先生们自醒!一个非常明显的标志:所有的中国“历史家”,几乎都是顽固坚持孔儒文化传统的文人,最起码,也是一个孔儒深深的同情者。“打倒孔家店”是决不可能获得他们支持的!

(作者注:请朋友们打赏,超198元者,将回赠鄙人书法一幅。谢谢)(2018,1,4.)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