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与无机物、动植物的不同在哪里?
2017-12-30 10:21:08
  • 0
  • 4
  • 3
  • 0

人物与无机物、动植物的不同在哪里?     黎 鸣

今天文章提出的问题看起来很简单,但真正要全面、彻底、深刻地回答这个问题,迄今为止却只有拥有全息逻辑的老子。两千多年来中国的孔儒对于这个问题的回答是绝对错误的,不仅错误,还更导致中国人的历史永远地走进了死路。

孔丘及其儒家对于这个问题的回答,关键在“礼”字,在他们看来,只有人类有“礼”,而其他一切均无“礼”,而这个“礼”是什么?即《周礼》、《礼乐》中人人永远不平等的“礼”。更在于其中的“亲亲尊尊长长”、“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孔丘为了坚守这个人人永远不平等的“礼”,编造出来了一系列“仁义智信”欺骗所有一切人的鬼话,“仁”是“克己复礼”、“义”是“礼之宜”、“智”是知“礼”、“信”是信“礼”。中国人两千多年来为了坚守这个人人永远不平等的“礼”,让自己的历史进入了一条黑暗、蒙昧、永远见不到人类精神文明之“光”的纯粹历史的“死路”。

西方人的宗教神学,对此问题的回答虽然有错误,但有其一定“正确”的部分,例如它认为人类具有对于上帝所代表的惟一真理的信仰,而且人人在信仰上帝的面前平等。但除此之外,它的回答非常不完全,而且带来了“迷信”神上帝的负面副作用。

西方人的哲学,对此问题的回答同样是偏颇的,虽然有其相当大“正确”的部分,例如它看到了人类具有自我意识的能力,还看到了关于真的同一性和善的相对性的差别,并从而提出了关于“客观性”、“主观性”,“绝对性”、“相对性”,“自由性”、“必然性”,“本体论”、“认识论”,等等一系列有价值的相对性范畴。由此,他们真实地推进了自然科学的产生,推进了人类对于无机物、动植物等等许多问题的研究,而且更由自然科学,推出了社会科学,以及对于社会中政治、经济、文化等等一系列问题的研究。

不可否定,由于西方人宗教神学和哲学,尤其哲学的诞生,确实大大推进了西方人,乃至全人类历史巨大的进步和发展。但是,尽管有对几乎一切问题的研究,却终归没有把人物自身与无机物、动植物之间真正最全面、彻底、深刻的“不同”点道出来。而且显然,西方人在如何判定自然中质量、能量、力量,社会中政治、经济、文化等等之间关系的方面,到了今天,事实上也已全面陷入了“混沌”。用一句最简单的话来说,西方神学加上哲学和科学,只能解决“二体问题”,根本无能解决“三体”以上的“多体问题”,而现实中的问题,均表现为“三”以上的多体问题。

正是因此,西方人的哲学“死”了或“终结”了,西方人的科学,也终于遇到了“罗素悖论”和“哥德尔不完全性”等问题严重的困扰。关键出在哪里?即在西方人的逻辑,只有二元论的形式逻辑和数理逻辑。这个逻辑问题完全限制了西方哲学、科学继续向前推进的路。也正因此,西方人回答不了今天文章标题的问题。说得明确一点,西方人根本就没有可能完全、彻底、深刻地回答今天文章标题中的问题。

想要全面、彻底、深刻地回答今天的问题,只有回到中国人中的老子。

老子用他的全息逻辑非常方便地即解决了这个问题。什么是老子的全息逻辑?我的回答是:宇宙万物的本质,均展示在它们自身的一、二、三之中。

宇宙万物的一、二、三即无机物、生命物、人(智慧)物。人物与无机物、生命物的不同在哪里?在于惟有人物具有自我意识,虽然西方哲学也已具有这个答案,但人类的自我意识是如何意识的?这个问题却只能由老子来回答。请注意,老子的回答是:一切“物”的本质,均在其自身的一、二、三中,但除此之外,人物还更在其自身的三、二、一中,这个三、二、一,即人类自我意识的全结构、全程序、全功能。这就是回答。现在我来具体进行解析,大家便可立即明白了:

无机物、生命物没有自我意识,所以它们永远都只能有自然(顺时间)的一、二、三。换言之,即只有完全顺从自然的一、二、三;而人物不然,除了一、二、三,人物还能有三、二、一。什么意思?即人物可以通过反思认识自身,也即逆时间地回过头来重新审视自身并从而认识宇宙万物,而且更在认识万物的过程中,更揭示出作为宇宙宸奥秘,也即一切万物奥秘的一、二、三究竟是什么。也即人类能够通过“道法自然”,不仅能重复推演自然的结构、程序、功能,还更可能重新缩小空间、缩短时间地创造全新万物的人类文明的一、二、三。大家听懂了我的意思吗?暂时不懂没有关系,听我举例。

大家知道,物质起源至今至少数百亿年,生命物质起源至今至少数十亿年,智慧生命物质起源至今至少数百万年,人类文明起源至今却不足一万年,这是自然宇宙本质一、二、三的必然结果;但是,在人物出现之后,人物不仅发现了自然宇宙的一、二、三,更创造了人造物的全新的(空间更小、时间更短的)一、二、三。这是怎么发生的?问题的关键即在于人类启动了自身的三、二、一的“认识论”过程。没有这个反思的“认识论”的发生,就将不可能会有人类对于自然“本体论”的认识,就将更加不可能会有人类的“方法论”的建立。

更明确地说,对于无机物、动植物而言,自然的一、二、三是惟一盲目的历程,且其中最重要的是一;但是对于人物来说,虽然最初对一、二、三也是盲目的,却可能有自我意识的三,也即能知道有自身。这正是希腊哲学家苏格拉底所说的“认识你自己”,并且“我知道自己的无知”的原因。其实老子在其《道德经》中也早就同样说过这两句话:“知人者智,自知者明”,不过老子的话不像苏格拉底那么“绝对”,这只能怪中国古人的语言过于简洁,包括老子说的“大道至简”,也有这个意思。尽管如此,老子确实比苏格拉底更全面、彻底、深刻,因为老子更提出了“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的伟大的命题。而这正就是三、二、一,也即人物从反思认识自身到全面认识宇宙宸全部奥秘的伟大历程。

正是因为人物具有三、二、一的从认识自身到认识世界的能力,所以人物能够超越无机物、动植物,成为宇宙宸中真正的“主人”。谁是“上帝”?“人物”才是宇宙宸中真正的“上帝”。只不过不是所有的人们,而是只表现在极少数认识到了三、二、一的天才人物群。至少到今天为止,老子是万古第一人,老子代表上帝,超越了西方的先知、哲人。也正是因此,老子能够全面、彻底、深刻地回答今天文章的问题:

第一, 人物具有自我意识,并从开始即认识到了自己的无知,从而有了对三的认识;

第二, 人物从自我意识始,即首先认识三,从而认识二和一;认识一即发现真理,懂得真理信仰的必要性,认识二即发明规律,懂得规律知识的重要性;而且显然,人物越是能深刻认识自身的三,便越是能发现真理的一、发明规律的二。

第三, 当人物完成了三、二、一的认识论过程的时候,人物也逐渐建立了自然发生论一、二、三的本体论过程,并从而形成了从一到二和从三到二等等不断来回反复循环过程中的方法论,毕竟二的完善,才是人类最实在的生命领域,才是生命、智慧,也即人物自身最现实生活的范畴或领域;

第四, 人物能建立认识论、本体论、方法论总逻辑系统的智慧,才真正是人物与无机物和动植物之间最本质的差异。对西方人而言,他们的认识论、本体论、方法论受到其自身一元论的神学逻辑和二元论的形式逻辑、数理逻辑的严重局限,换言之,他们的认识论、本体论、方法论是不完全的智慧系统,而老子的认识论、本体论、方法论才是迄今为止世界上最全面、最彻底、最深刻、最完全的智慧系统;至于孔儒,则完全与此无关,他们纯粹就是一堆人类中的废物。

第五, 所以,老子对于今天文章问题的回答,才是最正确的,而且老子更用“精、气、神”三字来喻指人类自身的一、二、三,而“三”是什么?在老子即“神”啦!

第六, 总结:老子的全息逻辑理论:宇宙万物的本质,均在其自身的一、二、三,其中只有人物懂得三、二、一,所以人物能发现宇宙万物的一、二、三,能以自身“神”的动力加速自然的进化,并更创造自然全新的进化。

通过上面的理论概述,我们将会非常痛心地发现,两千多年来的中国人“尊孔读经”、

“独尊儒术”的历史,实际上全都是一个始终跟随一群孔儒“废物”在毫无智慧的荒野之中完全像“动植物”那样空徒浪费自己(天赋智慧)生命的历史。我只需问大家,孔儒教给了中国人什么样的认识自身的三,认识生命的二,认识物质的一?更说白了,孔儒给予了中国人什么样的认识论、本体论、方法论?问题的关键在哪里?全都在孔儒给予中国人的“亲亲尊尊长长”的价值观根本就不应该是“人”的价值观呀!它们完全就只是动植物的价值观啦!就凭孔儒,他们懂得人类与无机物、动植物之间的真正本质的差别吗?他们根本就是一群真正人类中的最大的“废物”呀!!!

我为什么越来越对于孔儒的历史存在感到“悲哀”、感到“耻辱”、感到“愤慨”?因为他们确确实实是造成中国人永远都进入不了人类文明历史“大门”的国人深深灵魂中的“祸因”啦!孔儒的极端错误的“价值观”,才真正是全面、彻底、深深地阻遏了全体中国人天赋智慧的自然发育、成长、发展的巨大罪恶历史中的“祸因”呀!如此的“祸因”,居然还有这么多的中国文人为之站岗、防卫,拼死地去继承?如此中国历史的“愚蠢”之势,真是深不可遏呀!中国历史中的罪人不是哪一个,而是这庞大的永远坚持孔儒文化(价值观)传统的一大伙啊。对于中国历史,光会痛骂少数人绝对没有用,而是必须根除这个始终坚持孔儒价值观的历史传统。

为了把道理说清楚,我索性把老子全息逻辑的结论以社会科学定律的方式表达如下:

一,文化传统的内核,即其价值观;

二,人类的价值观决定人类的世界观、历史观;

三,人类的价值观决定认识论;

四,人类的认识论决定本体论和方法论。

正是按照上述的社会科学定律,事实上中国两千多年来的历史全都进入了一个万劫不复的历史怪圈,致使它永远都只能处于人类文明历史的大门之外。中国人两千多年来的文化传统是孔丘及其儒家的文化传统,而孔丘及其儒家传统的价值观是“亲亲尊尊长长”,这个价值观决定了中国人的世界观只能是“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专制集权的世界;同时也决定了中国人的历史观只能是永远的“官本位”,也即永远“封建政治决定论”的历史;等等。大家可以明显看到,中国人几乎完全丧失了精神智慧追求的价值,而完全只有非文明的物质价值。

作为比较,正确的价值观只应是“真真善善美美”,“人人自由”追求自身天赋智慧获得不断开发的文化精神价值;正确的世界观只应是人类信仰“人人平等”真理,共同追求达到社会权利平等并保持和平稳定的政治世界;正确的历史观只应是“人人自主、自律”,人类共同合作,努力追求发现、发明、创造,不断提升人类社会共同富裕的物质文明的历史。等等。(2017,11,26.)

(作者注:请赞同的朋友打赏,超198元者,将回赠鄙人书法一幅。谢谢。)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