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两千年中国人精神成就近于零
2017-06-29 09:10:31
  • 0
  • 5
  • 6
  • 0

为什么两千年中国人精神成就近于零

黎 鸣

我的亲们很讨厌我走“极端”,说起话来不是“绝对”的否定,就是“极端”地抨击;我要告诉亲们,想要懂得先验和超验精神的领域,就必须具有“绝对”和“极端”的思维,只有“绝对”的先验思维才可能会有“同一”的惟一性,只有“极端”的超验思维才可能会有“绝对”的自由精神。没有“绝对”和“极端”的思考,就将不可能会有人类的精神可言。这即是说,绝对地拒绝“绝对”和“极端”思维,是绝对地错误的。中国人为什么永远都不会有精神的成就,关键正就在这里。中国传统中孔丘及其儒家的“中庸”,纯粹就只有被“礼乐”制度所固化的经验、现象、日用。虽然在经验现象的领域中保持“中用”的态度是正确的,如果“中庸”即是“中用”的话;但是实际上却不是如此,孔儒把“中庸”定格在遵守“礼乐”经验制度的基础之上,然而“礼乐”本身即绝对地不“中庸”,它实际上是“绝对”、“极端”地偏向于维护统治者利益的制度,从而根本就没有半点“中庸”。

为什么?因为“礼乐”的等级制度本身即经验地、现象地、日用地,非常不公正地全面地向统治者倾斜了,它所坚持的人人永远的不平等性,纯粹就只维护官方、贵族、上等人的利益,而完全置老百姓的利益不顾。此外,更重要的是,孔儒的“中庸”彻底地消灭了中国人“绝对”先验和“极端”超验的思维精神,而完全只具有现实、经验、日用的向统治者一边倾斜的世俗功利的思考,从而事实上完全拒绝了(绝对的)抽象、(极端的)理想的思维的必要性,这实质上即绝对地拒绝了一切“形而上”思维的本身。什么是“形而上”的思维?“形而上”的思维即绝对地“抽象”思维加上极端地“理想”思维。正是因此,中国人由于永远“尊孔贵儒”,所以他们的“形而上”思维的精神、思想、智慧,事实上早就已经被孔儒的纯粹经验现象的“中庸”完完全全地消灭了。认识不到这一点的孔儒文人们,是因为他们根本就不懂得什么叫做“形而上”,也根本就不懂得什么叫做“哲学”。从这里也可以看到,孔丘及其儒家,从根本的意义上即不存在任何的“哲学”,从而凡是把孔丘称作“大哲学家”和“大思想家”的人们,不是出于无知,即是纯粹的骗子。

我今天索性把话说得更“绝对”、更“极端”一点:两千多年来历史中的中国人,作为“人”的精神力量,包括他们的精神成就,实际上早就已经等于了零蛋。当然,这是与西方文明历史进行比较之下而言的“零蛋”,而问题的本质也只能显现在比较之中,中国人两千多年来的精神成就极低极低,基本上就已低到了“零蛋”的地步,而且中国历史事实也充分证明了这一点,确实就是如此。如果不信,那就请谁站出来说一说,中国人的精神成就有什么?它们在今天还有任何真实的价值和意义吗?

什么是人类的精神成就?为什么说中国人的精神成就就只能近于零?

这两个问题,问到中国人,尤其问到中国的儒家文人们,根本就不可能获得答案。因为他们根本就不知道,也根本就不想知道,和不可能知道。两千多年来的中国,就只有一个人真正正确地回答了这个问题,他就是老子,老子伟大的著作《道德经》,整个就是为了回答这两个问题而著作的。然而,非常可悲的是,老子发现,他所讲的所有这一切,在中国,全都是对牛谈情(弹琴),中国人根本就不知道他究竟讲了什么。因为中国人全都跟随周孔的儒家,走了一条彻底庸俗、彻底功利、彻底日用,而根本就不需要任何人类精神生活的“死路”。老子发现,在中国,完全处于孤立位置的正就是追求人类精神的他本人,这样一来,他只能彻底失望,他只有怅然骑着青牛,往西方踽踽而行,最后不知所终。随着老子的不知所终,中国人的精神存在也从此不知所终,完全丧失。中国人整体的精神生活的灵魂,也随着老子的消失而完全地消失了,灭绝了,死去了。

为什么这么讲?因为在中国,就只有老子专门讲到了人类必须追求的精神生活,他用三个字概括了人类的精神:道、宝、德,用今天人类的话语来说,即是信仰、知识、智慧,用西方人的哲学语言来说,即是真理、规律、逻辑。我现在就来问一问我所有的亲们,中国人在信仰、知识、智慧,尤其在真理、规律、逻辑方面的成就,在今天的世界上究竟能够排得上什么位置呢?是高水平,还是低水平?我的回答是对后者的肯定,而且是非常极端的肯定,实际上就是等于零蛋。

很显然,中国人没有为人类贡献出任何有价值的信仰,也没有为人类贡献出任何真正有价值的智慧,甚至知识,这是因为什么?因为迄今为止,中国人也仍旧不知道什么应该是人类最高的信仰,更不知道什么是人类最高的智慧,甚至还仍旧不知道什么是人类真正的知识。今天我可以告诉亲们,具体讲,人类最高的信仰,即人类最高的真理,更具体讲即“人人平等”的真理;人类最高的智慧,即人类最高的自由创造性的逻辑,即“人人绝对精神的自由”。中国人在这两个方面贡献了什么?明显就只能是一个巨大的零蛋啊。

关于全人类的知识,如果中国人还能够有一点自知之明的话,也同样可以完全不必需要我来说三道四。事实上,中国人对于人类知识的贡献,依然是非常可怜的。大家完全可以看到,直到今天为止,也只有我们中国的留学生走向西方,走向美国和欧洲,却没有多少西方的留学生来到中国,而且即使有这样的西方学生来到中国,他们到中国也是来学习语言的,因为他们需要中国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市场”,这是因为世界上中国人口最多。

说到这里,大家应该相信我所说的,全都是非常真实的:两千多年来中国人对于世界人类在精神方面的贡献,确实是非常少,简直就少得非常可怜,基本上就等于零蛋。最关键的问题还不在于这种是与不是的判断,而更应该是为什么是如此这般的更高内涵的判断。说白了,即为什么中国人的精神成就就只能是如此地少得可怜,为什么就是如此的低俗呢?为什么中国人简直就根本没有任何真正精神的成就可言呢?一个根本就丧失了精神(成就)追求的民族,世界上其他的人类,将还能够怎么去看待我们?以及还能够向我们要求什么呢?换言之,我们究竟有什么值得全世界其他的民族向我们学习的精神智慧的东西呢?

如果我的亲们能够认识到自己民族、国家的这最关键的一点,真正认识到自己严重地匮乏精神追求的这致命的一点,那么所有中国人今天的问题,就将全都会迎刃而解了。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而且老子,早就已经这么认为了。下面我们就来讲一点更具体的东西,以便帮助亲们的理解。

我请问亲们,中国人最恐惧的东西是什么?中国人最焦虑的东西是什么?中国人最感到痛苦的东西又是什么?不管大家怎么回答上述的问题,我都可以判定,几乎全都会不约而同地完全无关于精神的信念、概念和观念,而全都会是最具体、最唯物、最经验、最现实、最现象的东西。例如人们会回答,他最害怕官方的权力,他最焦虑自己没有权力和权利,他最痛苦的是自己没有饭吃、没有工作,没有家庭,没有儿女,没有后代,等等等等。

而作为一个对比,西方人普遍的回答很可能会是这样的:他们最害怕丧失对于上帝的信仰,最害怕自己丧失生活下去的信念;他们最焦虑丧失求得真知识概念的能力,最焦虑自己迷失追求真知识概念的方法途径;他们最痛苦的是自己丧失了自由创造新事物的逻辑的观念,最痛苦的是自己完全没有了追求新鲜事物的思维创造的能力,等等。我的如此设想,可能会有人反对,认为我太低看了自己同胞们的精神追求的能力和水平了。其实,我更但愿是我自己错了,而不是我的亲们错了。

事实上如何呢?中国人的宗教信仰是为了满足自己“许愿”的需求的,亲们到寺庙、教堂拜菩萨、烧香、礼拜,全都是为了“许愿”而来的,他们最普通的“许愿”是:保佑自己或子孙升官发财,或更直接的,希望菩萨保佑,自己生病的亲人能尽快痊愈,或作为久婚未孕的女人能够立即怀上孩子,等等等等,而并没有谁会为了自己的某种真理信念的丧失,请求上帝、神的宽宥,给予自己精神的力量。

中国人的知识全都是孔儒的礼学、礼教的知识: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再不然,就是学会伪装、计谋、坑蒙拐骗,利用别人的缺陷,钻营自己的利益,即所谓以人为豁的技巧。总之,中国人希望获得捣鬼有术,为人不善的“知识”。这种人根本就不可能谈得上什么精神不精神的追求了。

中国人的智慧也永远都是如上所述的小聪明,其实质是坏智慧,更专门是害人的假智慧。例如孔丘及其儒家的“一天、二隐、三讳;三畏、四非、五常”的假智慧,而根本就不可能具有如同老子所创造的追求“道、宝、德”的大智慧,请问:孔丘及其儒家能够会有老子的大智慧吗?孔丘及其儒家的“仁义礼智信”能够称作是人类的大智慧吗?孔儒的“仁”是“克己复礼”;“义”是“礼之宜”;“礼”是“礼乐”、“周礼”的等级制度;“智”是“知礼”;“信”是“信礼”。如此“仁义礼智信”的完全以“礼乐”为核心的巧伪人的“诡计”,能够会是人类的精神“大智慧”吗?

我很遗憾,中国文人们就如同蚂蚁信奉蚂蚁窝那样地追捧、维护孔丘及其儒家、儒学和儒教,然而,孔丘及其儒家、儒学、儒教,根本就缺乏人类最起码的精神追求这一点,他们却永远都看不出来,还更宁可去胡说八道地为它辩护,挖尽心思地把它装扮成为中国人自己的“哲学”,却根本就无能发现它原本就是人类精神的“空无”,其实更应该是人类精神的“陷阱”。我有时候真是想,与其说是他们在追捧孔丘,不如说是他们在追捧自己永远的饭碗,在追捧自己及其同伙们在中国历史之中永恒的盛名。对于那些大量的无名之辈,我没有什么说的,而对于那些非常有名,而且甚至有大名的人们,我就非常地不可能理解了。他们的“大名”是真实的吗?是真正有信仰、有知识、有智慧的理所当然的历史“真名”吗?完全不是的呀,完全就是非常无聊的虚名啦,终归会是让人瞧不起的垃圾之名啦!

我可以大胆断言:所有中国历史上曾经著名的所谓“大儒”,他们将全都会成为多余的人类思想历史中的垃圾。他们的语言、文字、文章、书籍,将全都会成为无人问津的“木乃伊”。为什么?因为他们所有的那些东西,与人类真正的信仰、知识、智慧,真正的信念、概念、观念,真正的真理、规律、逻辑,等等等等,总之人类的精神真智慧,事实上全都是毫无任何关系地背道而驰啊。谁还继续去追捧他们,谁就将会成为新的木乃伊。

我请所有中国的青少年们注意了,不要去浪费自己的青春、生命、时间,尽量地离开所有的孔儒文人们远一点,越是所谓的“新儒家”,便越是要远离开他们,他们永远都是一群制造文化死尸的坏文人。他们的所谓“学问”,全都是将让你们永远死去的“死学问”!它们已经害苦、害惨、害死了过去两千多年之中所有的中国人了,你们不要再跟上去,继续成为新的葬送品呀。(2016,12,13—2017,6,26..)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