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两千年保持儿童思维的民族 
2017-11-22 10:06:00
  • 0
  • 3
  • 5
  • 0

中国人,两千年保持儿童思维的民族      

黎 鸣

中国人尊孔贵儒两千多年,实质即始终保持了儿童思维状态的两千多年,所以,两千多年来的中国人,真是一个非常标准地保持了全面儿童思维方式的民族。直到今天,中国人还仍旧要求继承孔儒传统,实即要求继续保持中国人传统的儿童思维状态。

为什么说孔儒文化传统即是儿童思维方式的传统?什么是儿童思维?什么是成人思维?今天应该给出明确的回答。

儿童思维即是只有记忆,没有理解,没有理性判断,更没有综合逻辑推理创造的思维。问题在于,什么叫做理解?什么叫做理性判断,更什么叫做综合性逻辑推理?为什么说中国孔儒传统文化的思维就只有记忆,没有理解,没有理性判断,没有综合性逻辑推理?

我的回答非常简单:人类的理解起码必有如下最基本的三点:一,真信仰的起点,或基础;二,真概念的定义;三,真判断的规则。孔儒从来都没有建立真信仰的基础,孔儒作为最核心文本的东西是《周礼》、《礼乐》,这是周代统治者单方面确立的制度性文本,根本不具备中国人“真信”的最起码的起点,更说白了,根本就不可信;第二,孔儒所有的“经典”,其中的名词均不可能视为全体中国人进行交流的“概念”,因为它们的定义,完全顺从统治者权力的需要而随其心所欲,根本就不可能作为社会正常交流的语言工具;第三,孔儒根本就不具备最基本关于概念、判断的规则,尤其不具备综合性推理逻辑。更说白了,孔儒从来就不具备任何真理的概念、理性规律的判断、综合推理的逻辑。没有这所有一切最基本成人逻辑思维方式思考的孔儒传统,两千多年来,压根儿就只有儿童的思维。孔丘为了维护《周礼》、《礼乐》文本永恒的权威,他也要求中国人只具有如此儿童式的思维。这其实就是孔丘及其儒家从来即提倡中国人所特有的“礼性”思维,而根本就不是成人所必须具备的“理性”思维。说到底,孔丘及其儒家的“礼性”思维,其实即世界上最标准的儿童思维,因为它永远都只需要思维者具备记忆力,而根本就不希望思维者具备理解力,更不需要具备综合理性逻辑的推理力。

完全可以断言,全部孔儒的《六经》——诗、书、礼、乐、易、春秋,包括后来几乎所有儒家文人的“著作”,它们全都是如此严重匮乏概念、判断、推理、真理、规律、逻辑的儿童思维型的文献。很显然,仅仅阅读如此文献成长的中国人,尤其中国的文人,他们就只能具有单纯记忆性的儿童式思维,而必然严重匮乏概念、判断、推理、真理、规律、逻辑的理解性和综合推理的思辨性。怪不得最近有人出版了名为《巨婴国》的著作。

说起来非常悲哀,两千多年来孔儒文化的传统,实际上即只具有儿童式思维的传统,在这种只具有儿童式思维传统教育的漫长历史中,中国人,尤其中国的文人们,他们除了单纯儿童式的思维,根本就不可能具有其他更高级的属于成人理性的真理、规律、逻辑性的思维?两千多年来,不要说一般中国人,即使中国最有“学问”的历代大儒们,也全都只能是如此仅具有儿童式思维的人们。作为一个现代中国的哲学学者,我真是为此感到了深深的痛苦。虽然我为自己的追问:《中国人为什么这么愚蠢?》找到了最重要的答案,但却不能不为我的亲们还依旧顽固坚持孔儒文化传统而极感为难。孔儒教育明明让所有的中国人都丧失了正确的思维,偏偏亲们还仍旧顽固坚持这种让自己和自己的子孙继续丧失正确思维的传统,这难道不是非常悲哀的事情么?更何况,当今坚决要求坚持这种极坏的儒家传统教育的人们,居然还是遍布当今全中国教育界,甚至政治界的“知识分子们”!

我的研究判定,中国古代文献,除老子《道德经》之外,全都不同程度严重地匮乏逻辑思辨,尤其孔儒经典,更是绝对匮乏真理、规律、逻辑最基本的内涵。所以,两千多年来中国始终盛行的儒家教育,均只能是匮乏逻辑理性的儿童式教育,在此意义上可以说,孔儒文化传统的本质即儿童思维传统。这才是中国人始终愚昧的历史本源啦!(2017,11,12.)

(作者注:公众号被封,打赏者请用红包形式,超198元者,获赠鄙人书法一幅。谢谢。)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