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老子是全人类文明的大方向
2017-08-30 09:03:40
  • 0
  • 10
  • 0
  • 0

回归老子是全人类文明的大方向

黎 鸣

我曾在过去的一篇文章中指出,最早为全人类提供了文明精神源头的三个伟大民族的祖先,分别是古希伯来人、古希腊人和古中国人,他们的代表人物分别是摩西、耶稣,泰勒斯、苏格拉底,伏羲、老子。古希伯来人的摩西、耶稣提供的是宗教神学的(一元)文明精神,古希腊人的泰勒斯、苏格拉底提供的是(二元)哲学的文明精神,古中国人伏羲、老子提供的是(三元)人学的文明精神。这里的“一、二、三”的分别,即来自老子全息逻辑的理论。更具体地说,希伯来人的摩西、耶稣提供的人类文明精神是一元论的本体信仰精神,希腊人的泰勒斯、苏格拉底提供的人类文明精神是二元论的求知方法精神,中国人伏羲、老子提供的人类文明精神是三元论全息逻辑的爱智慧精神。从希伯来人的追求信仰的神学,到希腊人的追求知识的哲学,最后到中国人的追求智慧的人学,这本身即已经显示出来了人类文明的大方向。

之所以说“回归老子”,原因在老子提出他的伟大人学思想的时代,距离我们今天实在是非常古老了,而且老子的时代,比耶稣,甚至比苏格拉底的时代都还更古老,虽然摩西、泰勒斯还比老子更古老,但毕竟中国人的伏羲,更又比摩西、泰勒斯更古老,属于最古老。正是在上述的意义上,我们不能不说是“回归老子”。但这里所谈到的“回归”,与“复古主义”却不沾边,完全就是回归真理的本身。原则地说,真理的发现,是不分古今中外的,虽然一般来说,后来者总是会更先进一点的,但这也只能是经验主义、现象主义、唯物主义的说法,而对于先验的唯心主义和理想的唯心主义来说,并不存在这种关于“时间先后”的关系。正是在这个意义上,老子关于人学思想的伟大,与他是一个两千多年前的古人,并没有太大的关系,换言之,老子在先验真理的发现和超验逻辑的创造的意义上,确实是非常前卫地超越了全人类,至少到今天为止,也仍然是如此。

认真地讲,我只需说到老子的全息逻辑理论,远远超越了西方人的形式逻辑、数理逻辑的理论,就已足以说明上面所讲到的一切。也即,正是因为老子的“人学”是建立在他的全息逻辑的理论之上,所以,老子的人学,事实上就已经远远超越了西方人的哲学,更不要说他们的神学。

至于更具体地说明,老子的“人学”为什么能够远远地超越西方人的“哲学”和“神学”?这个问题,不是今天短篇文章的主题,容以后慢慢道来。今天的文章就只谈一个观点,即本文的标题:回归老子,应该是全人类文明的大方向。说白了即是:人类未来的时代,应该是普遍开展“人学”(高扬平等人性、自主人格、自由人品)的时代,而不应该继续停留在曾经西方哲学(追求民主、自由)的时代,自然就更不应该继续停留在过于古老、落后的神学的(追求人类平等启蒙的)时代。更说白了,人类从神学的时代,到哲学的时代,最后走向人学的时代,这就是全人类文明历史的大方向。

因为老子,中国人应该具有足够的理由感到“自豪”,甚或“骄傲”,这应该成为中国人真正文化自信的力量,却不应该成为中国人懒惰的理由,说实在话,中国人根本就没有懒惰的“本钱”,中国人道德的储备、知识的储备、智慧的储备,由于两千多年来孔儒绝对错误的意识形态对于中国人精神的垄断,事实上距离西方人早就已经是相差甚远。亲们,自信是必须的,自傲是不能的,自夸是卑贱的。中国人如果不努力,未来将仍旧会是世界人类的尾巴,由于孔儒绝对错误的意识形态,我们已经成为人类的尾巴两千多年了!真要如此,我们将有何面目去见老子?(2017,7,16.)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