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古以来的中国乃人类理性的荒漠
2017-07-13 08:31:48
  • 0
  • 5
  • 2
  • 0

自古以来的中国乃人类理性的荒漠      黎 鸣

自古以来的中国人,情感的表达最为丰富,但是理性表现的能力,却最为匮乏。这从中国人的语言、文学作品、大量古代的文献之中,均能够获得丰富资源的支持和认定。但是今天我要告诉亲们,情感的表达太丰富了,事实上反而严重妨碍了理性表达获得成功的机会。正是因此,长期以来,亲亲、尊尊、长长,中国人情感表达的能力愈是显得强大,而中国人理性表现的能力,却愈是严重地受到压抑,甚至被剥夺。于是久而久之,人类的理性精神,事实上已愈来愈变成中国人中最稀缺的资源了。诚如大片荒漠,愈是可以风长种种野草,却可能愈是生长不出大树,这样的荒漠,也愈来愈变成了沙漠,最后,甚至更变成了完完全全的“不毛之地”,连沙漠之中偶尔生长的植物都不再可能存在了。中国人的中国,正就是这样的一片巨大的人类理性精神之树不可能获得生长的荒漠。

什么是人类的理性精神?中国人具有理性精神吗?为什么中国人就是不可能具有?我今天的文章即来作出我经过了四十多年研究和思考之后的严重的回答。

首先讲什么是人类的理性精神。

理性精神,是西方人的哲学表述,关于这个问题,讲得最完整的是德国著名的哲学家康德,他著有三部经典著作专门来回答这个问题:《纯粹理性批判》、《实践理性批判》、《判断力批判》。其实,在中国古代,老子的《道德经》早就非常完备地讨论了这个问题,只不过老子讲的是人类“道性”的问题,实质上老子的“道性”与西方人的“理性”是完全同构的。我今天即以最通俗的讲法来进行阐释,并且完全把中西方的说法统一起来。

其实,康德的“纯粹理性”应该看作是先验抽象真理的信仰,“实践理性”应该看作是具象经验规律的知识,“判断力理性”应该看作是理想超验逻辑的智慧。按照这种分析方法,我们可以看到,老子的“常道”即康德的“纯粹理性”,老子的“道可”即康德的“实践理性”,老子的“道非”即康德的“判断力理性”。总之,所谓人类的理性精神,是由如下的三种理性组成:信仰的真理理性、知识的规律理性、智慧的创造(逻辑)理性。

信仰的真理理性符合老子“玄同”的永恒同一性规律,知识的规律理性符合老子“三宝”的普遍相对性规律,智慧的逻辑理性符合老子“玄德”、“三生万物”的创造性规律。

总之,按照老子的全息逻辑,人类理性精神的一、二、三应为:一,信仰的真理理性;二,知识的规律理性;三,智慧的逻辑理性。凡是具备这三种最基本理性的民族和国家,即可以认为是一个具有充分人类理性精神的民族和国家,反之,匮乏这三种最基本理性的民族和国家,即可以认为是一个匮乏人类理性精神的民族和国家。具体到中国自身,结论已经非常清楚了:几乎自古以来的中国,即是一片人类理性精神的荒漠。

更深刻的问题应该还在于问一问:为什么?为什么中国自古以来即会成为这样一片理性精神的荒漠?根据我四十多年对于中国问题的研究,为此我出版了约五十部著作,写作了近八十部著作,即是说,有近三十部著作暂时没有出版。今天我即在此基础上,以最简单的方式来回答上述的问题:为什么自古以来中国即是一片人类理性精神的荒漠?

我的答案非常简单:因为中国人顽固不化地坚持了两千多年完全不具备人类理性精神的孔儒“文化传统”。为什么说孔儒文化传统是一个完全不具备人类理性精神的“文化传统”?原因很简单,因为它根本就不具备上面所述的三种人类最基本的理性:第一,不具备信仰的真理理性;第二,不具备知识的规律理性;第三,不具备创造性智慧的逻辑理性。简言之,孔儒中国,实即“无道”、“无理”的中国,也即匮乏人类“理性”精神的中国。更说白了:中国人是不懂得讲理的民族。此即中国为人类“理性荒漠”的深刻的历史根源。

更大的问题还在于,如此严重匮乏人类最基本理性的“孔儒文化传统”,今天的中国人还又要继续坚持并维护下去,这究竟是为了什么?难道中国人,中国,永远都想要成为人类“理性荒漠”的民族和国家不成?我请亲们深思!(2017,7,9.)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