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千年孔儒文化是精神太监文化
2017-07-25 09:07:35
  • 0
  • 12
  • 7
  • 0

两千年孔儒文化是精神太监文化

黎 鸣

按照老子的全息逻辑理论,文化才是人类历史运动的决定因素,换言之,“文化决定论”是完全正确的社会历史理论。这个问题,在前面的文章中我已作了充分理论上的论证。今天要对两千多年来的中国文化——孔儒传统文化给出一个最终的结论,这是我花了四十多年研究功夫才获得的结论,简言之,即标题所示:两千年孔儒文化是精神太监文化。

什么是“太监”?“太监”是皇室内宫的“奴隶”,他们的一个最大的特征,即丧失了生殖能力,具体言之,即他们的生殖器被阉割了,所以,他们将永远都不可能进行肉体的生产,不能传宗接代。

什么是“精神太监”?很容易理解,即在精神生产的意义上被完全阉割了的人们。

下面我要论证,两千多年来的孔儒文人,他们精神生产的“生殖器官”是如何被阉割掉的?而孔儒文化又是如何终结了中国历史中精神的生产,断了中国人精神智慧的种?

首先必须了解,什么是人类的精神?关于这个问题,我按照老子的全息逻辑理论,早就已进行了论述:一,人类言说(自然信仰)的真理精神;二,人类行为(社会规律)的知识精神;三,人类思维(智慧规律)的逻辑精神。简言之,即:一,人类追求真的精神;二,人类追求善的精神;三,人类追求美的精神。更说白了,即人类永远追求“文明”不断进化的精神。而“精神太监”的太监文化,则永远断绝了中国人“文明”精神的生产力。

我在前面的文章中,已经大量地论证了,孔儒文化传统只有永远追求“亲亲尊尊长长”的世俗功利,而根本就没有丝毫追求人类“真真善善美美”智慧的精神。无论孔儒文人们怎么伶牙俐齿、花言巧语,在孔儒的全部文献之中,在他们的全部意识形态的表演之中,实际上绝对地找不到丝毫追求“真真善善美美”精神智慧的影子。也正是因此,我曾经专门撰文指出,两千多年来中国人的全部精神成就,几乎就是一个零蛋。

此外,两千多年来中国人的历史实践也充分证明,无论神学、哲学、科学,中国人的成就全都非常浅薄,几乎就是零蛋,根本就没有什么东西值得今天的人类去进行学习、继承。英国学者李约瑟先生就曾提出过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为什么自然科学不能在中国诞生?其实这个问题,今天已非常明了:一个始终坚持“精神太监文化”的民族,怎么可能产生自然科学?其实,更关键的问题还在于:自然科学的父亲——哲学,在中国也早就被孔儒的“精神太监文化”杀死了。诚如我前面文章所言:儒无哲,两千年中国人无哲。

今天文章的结论是铁定正确的:全部中国历史为什么长期以来停滞了前进的步伐?中国人为什么丧失了信仰的能力?为什么丧失了求知的能力?为什么丧失了追求思维逻辑智慧的能力?为什么不可能产生自然科学?为什么不可能产生社会科学?为什么不可能产生智慧科学?为什么至今仍不可能做到自身最起码的社会精神文明的“启蒙”?等等等等,这一切问题的根源,实际上今天的文章全都给出了最全面、最彻底、最深刻的答案,即:中国人两千多年来自己所坚持的文化,也即孔丘及其儒家传统的文化,原本就是一个完全、彻底、深刻的“精神太监文化”。正是这个“精神太监文化”,全面、彻底、深刻地决定了中国人的社会、历史、政治、经济,等等,总之全部一切最终中国“体制”的结果。

这就是我研究了四十多年中国全部社会、历史、文化等问题之后,最终获得的显然正确的结论,我的结论之所以正确,最重要的在于具有如下两个基础:第一,是世界上最全面、最彻底、最深刻的老子全息逻辑的理论基础;第二,是全部中国人自身《历史》实践早已雄辩证实了的事实基础。有了这两个基础,任何人都不可能破解我的结论。无论谁来说什么,孔儒文化,它也永远都只能是一个不会有任何精神生产力的“精神太监文化”。这应是一个既符合理论又符合史实的完全正确的结论。建议中央电视台为此举办一个公开辩论会,最终由全体中国公民来进行评议,这于国人思想的进步,将会很有意义。(2017,7,24.)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