拨乱反正,舍我其谁?老子洞开,天堂之门
2017-07-15 09:16:17
  • 0
  • 30
  • 2
  • 0

拨乱反正,舍我其谁?老子洞开,天堂之门    黎 鸣

人类世界的意识形态,正处于乱世:宗教神学事实上已进入强弩之末,处于寿终正寝的前夜:基督教世界显然遇上了人口衰退危机,穆斯林人却带着落后的心态在人口问题上跃跃欲试,其实,它们全都走上了不可阻遏的精神衰微之路,上帝和真主都帮不上他们;西方哲学,在上个世纪也已进入了终结:二元逻辑的悖论和不完全性定律,说明了它们已遇上了大麻烦,哲学的进步已经停止,接着的就只能是停滞和衰退;中国传统的儒释道,实际上早就已全面成为了历史古董,成为了中国人死而不亡、黑而有害的幽灵;人类的科学,依靠数字化和人工智能的技术,正趋于表象的蒸蒸日上,但真正作为人类科学的基础,却遇上了内在的纠缠,需要一场新的思维革命。正是在这个时候,老子全息逻辑“人学”的思想在东方的中国开始重新入场,公元初期犹太人耶稣死后的复苏,到了公元21世纪的今天,竟在两千五百年前故去的中国古人老子的身上再现,沉寂了两千五百年的老子伟大全息逻辑“人学”的思想瑰宝,正如同全新人类精神的太阳,在东方的中国冉冉升起。

上面所述即当今人类精神文明总的世界态势,也是今天本文命题巨大的历史背景:拨乱反正,舍我其谁?老子洞开,天堂之门。

首先必须解题:“舍我其谁”中的“我”是谁?第一是老子;第二是每一个国人的自我;第三,才是笔者。笔者代老子言,也尽可能代每一个人言。“老子洞开,天堂之门。”老子的《道德经》启开了贯通宇宙、物质、生命、自然、社会、智慧,等等万物之门,总之,启开了贯通一切存在的“奇思妙想”之门,我命名其为进入“天堂之门”。在这座通往人类幸福天堂的“南天门”上,贴有老子的一幅运用标准中国方块字书写的对联:

上联:“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下联:“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横披:“上善若水”。

这幅对联非常全面地概述了老子《道德经》全部“人学”文化思想的精髓:

第一, 它的逻辑是三元人学的全息逻辑,超越了西方人一元神学和二元哲学的逻辑;

第二, 它的逻辑是贯通宇宙万物的逻辑,具有人类理论的全面性、彻底性、深刻性;

第三, 它是《人学》的基础逻辑,老子则是全人类的“人学之父”:因为只有人类才真正关心“善”的全部问题,而且最高的善,就像水一样,利一切人而不争。

但请注意,“上善若水”,本质却不在“若水”之“善”的现象本身,而在“上真若冰”

和“上美若汽”。如果没有“上真若冰”,即像“冰”那样透明的“上真”,和没有“上美若汽”,即像“汽”那样自由的“上美”,就将不可能达到“上善若水”真正“上善”的境界。

人类将如何追求“上真若冰”和“上美若汽”,并最终真正达到“上善若水”的精神境界呢?这正是老子《道德经》关于全息逻辑伟大《人学》的总的精神内涵。

反观中国过去全部的《历史》,非常明显,中国人在“尊孔贵儒”、“独尊儒术”的全部过去两千多年的历史中,走的全都是孔丘及其儒家的“假、恶、丑”的反文明之路,孔儒不仅提倡了天命的、血统的、宗法的、人治的、极权的、专制的完全错误的意识观念,更提倡了“子为父隐,臣为君隐”、“为君讳耻,为贤讳过,为亲讳疾”、“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天、地、君、亲、师”等等极其有害于人类做人的格言。两千多年来的孔儒意识形态,事实上造成了全体中国人“无道、无德、无知、无能、无用、无耻”的总的历史格局,更是中国人巨大的历史败局。

一言以蔽之,两千多年来,中国人的《历史》真是令人慨叹唏嘘:放着老子指明的天堂门不去进,却偏向孔儒诱导的黑暗地狱长行。这真是国人的大悲哀啊,更是国人的大不幸啊!到了21世纪的今天,我的中国亲们,你们还要再度放弃老子洞开的“天堂之门”么?真要如此,这个民族,就是上帝来助也是救不了啊,不要再自作孽呀!(2017,7,9.)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