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与自然智能的本质差别
2017-09-17 10:03:14
  • 0
  • 5
  • 2
  • 0

人工智能与自然智能的本质差别

黎 鸣

随着人工智能在世界上兴起,人类将会愈来愈渴望进入全面“人学”的时代。什么是“人学”的时代?“人学”时代首先区别于“神学”和“哲学”时代,在人类过去的历史之中,实际上经历了“神学”的时代,和“哲学”的时代。

我认为人类“神学”的时代起源于希伯来人《圣经》的诞生,首先是《摩西十诫》的诞生,时间大约在公元前十三世纪,然而人类真正“神学”时代的开始,或许还是应从耶稣基督的复活起算,但是“神学”时代的结束,却不是那么明确,虽然我认为到了西方中世纪的末期,人类“神学”的时代实际上就已经从本质的意义上结束了,可是从现象上来看,却远未结束,甚至直到今天,还有相当一部分人仍旧生活在“神学”的意识形态之中,这其实已经成为了人类文明巨大的负担和阴影。

人类“哲学”时代真正的开始,应该是在近代西方哲学形成之后,大约在公元十七世纪前后,尽管古希腊哲学诞生的时间比较早,约在公元前五世纪前后。至于人类“人学”时代的开始,我认为应定在现代,即公元21世纪初期的当代,它的标志,我认定为老子《道德经》的重新进入人类精神的视野,或相对于“耶稣复活”与“神学”时代的开始,而有了今天中国老子“人学”精神的“复活”,也从而有了人类“人学”时代的开始,并将从此日益受到全人类的重视,尽管老子在两千多年之前就已经为人类创立了“人学”全部理论的基础。恰恰在“人学”时代悄悄开始的时候,人类也同时进入了“人工智能”勃兴的时代。这很容易理解,因为“人工智能”的时代恰恰最需要“人学”全息逻辑理论的基础,否则,未来人类的命运将非常危险了。此话怎讲?

什么是人工智能?与人工智能形成对照的是自然智能。什么是自然智能?这必须从自然宇宙进化发展的历史看。关于这个问题,能够用来进行最充分解析的就只有老子全息逻辑的理论工具,仅仅运用西方哲学以及其形式逻辑或数理逻辑的理论工具,将不可能说得清楚。关于这一点,哥德尔的不完全性定理已经有了明示,这是西方哲学二元论形式逻辑思维进入混沌的必然。

从老子全息逻辑的理论来看,自然宇宙本身,即是一个最宏大的宇宙宸自动机,正是这个最宏大的大自然物质的自动机,逐渐孕育出来了地球上大量自然生命物质的自动机,例如种种的植物、动物等,这个过程,大约经历了至少四十亿年。然后,在这大量自然生命物质的自动机之中,又逐渐孕育出来了具有自我意识能力的人类这种智能物质的自动机。所有这些自动机的奥秘,或原理,或逻辑,实际上均体现在了人类存在的全过程之中。从生命物质进化到智能物质的全部过程,大约又经历了近一亿年,然而严格地讲,其中最后的一千万年,应该是属于从猿到人的全部历程。

从自然物质的自动机到自然生命—物质的自动机,最后到自然智能—生命—物质的自动机的这个全过程,可以说即是自然智能进化发展的全部历史过程,或者说,这一切均为自然智能的产物。当然,这个过程最高的产物是人类,是人类这种具有自我意识,并从而能意识到其他一切存在的宇宙宸中最高精神内涵的物种,或最高水平的自然智能—生命—物质的自动机。

自从产生了人类这个自然智能—生命—物质的自动机之后,由于人类自身意识不断进化、发展的结果,人类逐渐具备了高水平的认识自身和世界的能力,随着这种认识能力的增长,人类也逐渐具备了某种可以由他们自身单独来制造某种具备全新物质“自动机”功能的机器的能力,虽然这些“机器”可能达不到自然生命—物质的自动机那么高度“自动化”的水准,而且人类制造的物质自动“机器”,几乎全都只是仿照人类自身部分功能的自动化机器,均具有可能重复操作的逻辑理路,例如自动恒温器、自动机车、自动生产机器,甚至包括进行自动生产的工厂、农场,等等,它们的自动性还匮乏完整性,例如至少还必须通过人类来帮助它们从外部输入物质和能量,才可能维持人工智能“机器”的运动,否则便不可能“自动”。

凡是由人类制造的这些自动“机器”的过程和结果,即是人工智能的过程和结果。至少到目前为止,人类靠自身的能力所制造成功的“人工智能自动机”,还只能称作是“人工智能机器”,暂时还不能称作是真正完全的“自动机”,即完全离开人类操作的真正的“物质自动机”,自然就更不可能是“生命—物质的自动机”,至于完全靠“人工智能”生产出纯粹如同人类一样的“智能—生命—物质的自动机”,则几乎是没有可能。但即使是如此,人类给自己的未来,也已经制造了巨大的麻烦,甚至可能是巨大的危险。为什么?

到了今天,人类制造的自动化“机器”不仅可以取代人们的手、足,也可能部分取代人类的脑进行某些具有清晰规律理路的操作,例如电子计算机,甚至也可能取代人类的脑进行某些相对完整系统的专门性的活动,例如可以像人类那样下棋、开车、探险,甚至作战,等等,只要逻辑理路清晰,即可以在物质的意义上重复人类的思维—语言—行为,而且完全可能在有限功能的意义上超越人类自身,就像不久前,阿尔法围棋机器人(电脑)事实上已经战胜了人类最高棋手,可以说其“棋艺”实际上已远远超越了人类。

大家可以注意到,自然智能是最基本的智能,它生产了所有一切的自动机,包括能够制造物质自动机的人类自动机,也同样是自然智能的产物;而人工智能,则是人类仿照自然智能的原理,运用人类自身所创造的知识和智慧,单独完成物质自动机的生产能力。所以,所谓的人工智能,实际上即是单独由人类自身的智能来完成的创造全新物质自动机的能力;至少到现在为止,人类还不能创造人工的生命—物质自动机,至于创造完全独立思维的智能—生命—物质的自动机,则更不可能,或许根本就不可能。但是完全可以相信,人类的能力,正在逐步地向“上帝——自然”的终极能力高速地进化。

大家可以看到,直到今天为止,所有的人工智能自动机,实际上全都是在扩大人类自身的部分功能意义上的“自动机”,换言之,这些“自动机”的总体“自然智能”,事实上将永远都只能在“人类自动机”的水平之下。这就好像“电子计算机”与人的关系一样,无论“电子计算机”多么高级,然而说最后一句话的,只能是人类,而不可能是机器。也就是说,“人工智能”形成的自动机的水平,永远都只能在“人”自身的(最高)水平之下,而不可能超越人类(最高水平的)自身。换言之,人工智能,永远都在追赶最高的自然智能,也即自然创造人类的最高智能。这个过程可能永远都不可能真正达到,但是却无论如何都在无限地接近。

问题的关键在于,“人类”这个词包括的是无数人,而在这无数的人们之中,他们的水平却远不是那么齐平。很显然,有的很聪明,有的则可能很愚蠢;有的能够运用“人工智能”创造全新的物质自动机,而更多的人们甚至都不可能理解人工智能自动机的原理知识,更不要说制造和创造自动机的能力。这样一来,人类中的总的“社会性”的,尤其是“国际性”的巨大的“差距”便自然发生了,而巨大的社会性的、国际性的“灾难”也就将很可能发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确实为全人类的未来感到了巨大的“恐惧”。更说白了,人类将很有可能会在这种巨大的“灾难”之中自我毁灭。

事实上,回顾全部人类历史,过去的几乎每一步“文明”的进化,实际上全都伴随着人类对同类的杀戮,甚至更可能是种族灭绝式的杀戮。虽然其中不排除落后民族杀戮先进民族的可能,例如过去曾发生的蒙古骑兵横扫欧亚大陆的情形,但是未来更多的可能,却是相反,实际上将只能是先进的民族杀戮落后的民族,就像现代美国的兴起,即是伴随着对于北美印第安人的种族灭绝式的杀戮开始的。以后的人类,能够完全避免这种人类之间种族灭绝式的杀戮吗?我几乎认为是不可能,尤其是在西方“神学”、“哲学”的精神基础之上,就将更是完全不可能。

当今的时代是什么时代?是全人类普遍“资本主义”化的时代,是完完全全经济(金钱)决定论的时代,是人类为了“金钱”可以出卖一切的时代,甚至包括人类自身的道德、法律、智慧、良知、良能、良心,等等一切,完全都在“金钱”的估价之中。因此也完全可以断言,仅仅依靠西方人的“神学”和“哲学”,根本就挽救不了人类的最后的覆灭。更糟糕的是,人类会在互相残杀的过程中运用“人工智能”,过早地结束人类自身的存在。

我只需告诉亲们一点,大家即全都可以清楚了:未来的杀人武器,将全都是“人工智能”自动机,它不仅是物质的,也是生命的、更可能是智能的高度发达的自动机,这种武器杀人,可以在瞬息之间,而且将一定会是巨大规模地发生,即使今天的核武器、化学武器、激光武器、基因武器,都将完全不可能比拟,为什么?因为它们将全都是“人工智能”型的高级“自动机”武器。或说的更形象一点,未来的武器,将全都是“机器人”武器。“机器人”杀起人来是绝对不可能手下留情的。由此可见,“人工智能”的时代,对于人类自身来说,事实上不是更安全了,而是相反,是更加不安全了。也即非常“危险”了。

随着“人工智能”时代的进化、发展,关于人类的未来,将完全可以预言,不需要一个世纪,地球上所有人类的最基本的生产活动,服务活动,甚至相当部分的精神活动,全都将会由大量的“人工智能”物质的自动机,或简言之,“机器人”来操作进行,到时候,真正在世界上变得“多余的”,已经不是“器物”,不是“机器”,而是人类自身。真正能够发明、创造、制造、驾驭“机器人”的人们,将会很少,而多数的人们,只需要“活着”,如果能够完全按照“道德”、“法律”、“智慧”而完全理性地“活着”,倒也罢了,实际上却很难。

这完全可以理解,不要说其他,就从中国人的固执于自身愚蠢的孔儒“文化传统”来看,即全都可以明白了。换言之,将来,总会有不少的人们,他们很可能会按照完全“不道德”、“不法律”、“不智慧”的方式活着。这样一来,人类的总的存在,就将“大难临头”了。为什么英国的霍金先生会非常恐惧“人工智能”时代的到来?为什么?道理很简单,即如上面所述。

摆脱人类总的困境的最大的希望,即是人类的真正全面、彻底、深刻地认识自己的能力的壮大、发展、普及。而人类认识自己的最全面、最彻底、最深刻的智慧,即在于老子全息逻辑的“人学”的智慧,只有老子的全息逻辑的智慧,才可能真正具备上面所述的巨大的人类精神的力量,这正是我在前面所说到的,当人类进入“人工智能”的时代,为什么恰恰也应该是全人类进入“人学”的全息逻辑理论时代的原因。

我今天最大的困境是,我想要说服我自身民族的中国的亲们,都是如此地艰难,我更将怎么可能还去说服全人类?世界上的人们会说,你们中国人的老子跟我有什么关系,连你们自己的中国人都完全不相信老子,我们凭什么要相信你们的老子?他的全息逻辑真能有如此巨大的价值吗?

然而,我的直觉还是告诉我,世界上,尤其西方人,反倒更可能真正理解我,倒是我的亲们,却完全相反,因为他们永远都只愿拜倒在早就该死的孔丘及其儒家极端腐朽的传统意识之中而完全不可能自拔,如此地完全不可能自拔,都已经两千多年了,至今犹然。真是非常悲哀啊!简直就是悲哀之极啊!而如此顽固不化、愚昧至极的中国人,他们在进入了“人工智能”的时代之后,命运将会如何?我最大的担心不是中国人会去“杀人”,而是完全相反,中国人将会重蹈历史的覆辙,成为最早“被杀”的对象,成为新时代的“印第安人第二”。我在上面已经说了,未来的“杀戮”将只能是:先进的人类“屠杀”落后的人类,智慧的人类“屠杀”愚昧的人类。这才是我的最大的恐惧啊!人工智能的“机器人”会听谁的?这是非常肯定的,只会听“智慧者”的。老子早就告诫人类: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在大自然命运的主宰之下,不会有“圣人”,更不会有“仁者”的“圣人”。“人工智能”时代的“杀戮”,将很难避免。亲们,请清醒!(2017,9,14.)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