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无哲,中国人两千年无哲 
2017-07-23 08:57:23
  • 0
  • 5
  • 8
  • 0

儒无哲,中国人两千年无哲          黎 鸣

长期以来,中国人与哲学“有仇”,总是有意无意避开哲学。最明显的后果,即中国人没有哲学,不“爱智慧”。这个问题,我很敏感。三十多年前我即提出了一个始终令我揪心的问题:中国人为什么这么愚蠢?虽然我的亲们从不认为自己愚蠢,至少与西方人同样聪明,问题在于,中国人无论在科学、技术、艺术等发现、发明、创造的事业中,均不如西方人那样具有发达、先进、丰硕的成果?更严重的还在于,中国人缺乏社会觉醒最基本的能力,如果不与西方文化接触,中国人将永远不会有“启蒙”,将永远不会有对平等、民主、自由的诉求,将永远会丧失中国社会自我生长、发育、成熟、进步、升华最基本的动力。这一系列的后者,才真正是问题的最关键呀!

一个明显最现实的问题,世界上著名的诺贝尔自然科学奖,中国人想要拥有,却为何就是不那么容易?钱学森先生更提出了一个令中国人惊醒的问题:中国的大学为什么培养不出大师级的专业人才?在这方面犹太人我们比不上,美国人、英国人、德国人、法国人,包括欧洲的一些比较小的国家我们都比不上,甚至东方的日本,我们也比不上。问题出在哪里?对此,我提出了我的答案:因为中国人从来就没有哲学,而没有哲学的最根本原因,即中国人永远都在顽固坚持的孔丘及其儒家的“文化传统”,即是一个全面、彻底、深刻地拒绝“爱智慧”哲学的坏传统。今天的文章,即是要来专门解释,为什么中国人不可能具有自己哲学的问题?其中根本性的问题,即孔儒文化传统永远阻塞了中国人走向“爱智慧”哲学道路的一切可能性。

我与中国儒家文人的观点显然不同,孔儒文人们普遍把中国过去的种种学说均当作中国哲学的流派来论说,最典型的即如冯友兰先生的《中国哲学史》,也包括其他实质上同样是儒家文人的所谓哲学家、历史学家们的著作。这样的人物事实上充斥了中国的文化界、学术界,乃至哲学界。今天我要郑重地告诉大家,严格地讲,在中国过去的历史中,特别在春秋战国时代出现的所谓“诸子百家”中,真正有资格称得上是哲学的学派,除了老子及其《道德经》,以及或许也包括墨子的《墨辩》之外,其余各家各派,实质上均不具备哲学最基本内涵的素质。尤其孔丘及其儒家的所有著作,全都不可能称作是哲学的东西。它们不仅不是哲学,而且还更反哲学。正是因此,我对于近代中国产生的种种打着“新儒家”旗号的文化学者,甚至还是一些所谓的“哲学”学者,非常反感,例如冯友兰、熊十力、牟宗三等,以及一直到今天仍在毫无原则地推崇孔丘及其儒家的人们,例如李泽厚先生等,事实上在他们的著作中,根本就看不到半点真正哲学的影子,几乎就只有对哲学的忽悠。

什么是人类哲学的最基本内涵?我今天的讨论完全按照老子全息逻辑的理论来进行。按照老子的理论,人类哲学的一、二、三是什么?一是永恒的言说真理,二是普遍的行为规律,三是终极的思维逻辑。凡是具备这三者,或至少必须具备其中一、三两项的学说,才有可能称作是人类的哲学,或具有成功追求人类哲学——“爱智慧”的可能性。而对于那些与这三项完全不沾边的东西,根本就没有资格被称作哲学,或者说,根本就没有资格称作是“爱智慧”。哲学的本质,即是人类不断地增进自己智慧的努力。

认真地检查中国古代所有的“学说”,几乎是一边倒地全都只在追求权、利、名三场中的功利,其中尤其包括大量的说谎,欺骗,阴谋诡计,蓄意勾引他人犯错,自己从中牟利。翻遍中国人的著作,包括中国的历史、小说,我们均可以显然看到,凡是其中讲到关于人的所谓“聪明”,几乎全都是清一色擅长计谋的谋士们的谋略。最出名的即如诸葛亮、姜太公、刘伯温之类,以及《论语》、《三十六计》、《鬼谷子》等等实质上与真正“爱智慧”无关的著作。真正自始至终就只关心人类智慧的,惟有老子及其《道德经》。偏偏老子及其《道德经》在中国,却丧失了真正的继承者,乃至长期以来的中国人,根本就不懂得老子《道德经》究竟讲了什么。原因很简单,中国人全都“尊孔贵儒”,拒绝“哲学”。(2017,7,19.)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