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孔贵儒的中国历史,基本上是一场空
2017-11-17 10:44:48
  • 0
  • 3
  • 3
  • 0

尊孔贵儒的中国历史,基本上是一场空     黎 鸣

中国号称历史大国,而所撰著的《历史》,与人类文明追求的“真、善、美”几乎无关,可以说,如此中国《历史》基本上属于“多余”,对于引导子孙追求人类文明而言,真就是“多余”,不仅“多余”,还更“有害”,因误导而“有害”于未来中国的历史。

我可以认真地告诉亲们,由孔丘的《春秋》打头(按照清代章学诚的说法,“六经皆史”,则应说由孔丘编选的《六经》打头),然后再由司马迁《史记》兴起的中国《历史》“传统”,两千多年来事实上全面误导了中国历史。为什么中国人的历史长期以来就只能处于完全“停滞”发展的状态?按毛泽东的说法,叫作“一穷二白”,今天应可以给出准确的答案。

我认为,根本的答案已经有了,它的最大的罪魁祸首,即为孔儒的传统文化意识,它们根本就不追求任何“真、善、美”人类文明的价值。而直接起到了误导中国历史作用的,则是始终都跟随孔丘、司马迁,不断记录的中国官方《历史》,说白了,即全部所谓中国的《正史》——《十七史》、《二十四史》、《二十五史》……,它们形成了后来全部中国历史的榜样、模范、样板、教科书。在这里起到了最大领头羊作用的,正就是孔丘的《春秋》与司马迁的《史记》。而所有中国《历史》其中意识形态的“核心”,即孔丘及其儒家的所谓中国“传统文化”,更是它所极力主张的礼乐主义的“亲、尊、长”价值观。

孔丘对于中国历史的“犯罪”,确实极其深重,“罪”不可赦,然而悲哀的是,孔丘的“犯罪”,不仅没有被历代中国人真正认识,却反而更被历代中国统治者扭向了对于中国历史的“有功”。然而它究竟“有功”于谁呢?它就只“有功”于历代封建统治者自身呀,而根本就不可能“有功”于占据了绝大多数的中国人、中国,自然根本就不可能“有功”于后来的中国历史。事实上,所有中国的《历史》,早已经全面、彻底、深刻地埋葬了(有可能走向人类“文明”的)中国历史。今天的中国人如果还不能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未来中国的历史也麻烦了,也将必然被毁灭。换言之,中国人不可能会有“文明”的未来!

近现代中国的“崛起”,原因在哪里?我的结论是非常明确的:就只能在毛泽东及其中国共产党人,对于过去全部中国《历史》的彻底“反叛”和“造反有理”!说白了,就只能在毛泽东及其中国共产党高举起1919年“五四”运动“打倒孔家店”的伟大革命的旗帜。今天的中国历史家,如果仍旧认识不到“五四”运动“打倒孔家店”口号对于近现代中国历史伟大革命性的价值,他就将根本没有资格被称作是中国的历史学家。

在此意义上,所有过去的中国历史家,全都只能是与孔丘、司马迁一样为封建统治者服务的精神卑下的史官、史奴、史虫,他们根本就不具备真正作为人类(文明)历史学家的意义和价值。严格地讲,“五四”运动以前的历史,全都与中国人追求人类“文明”的历史无关,或者说,完全就是一部“人形动物”的《历史》,而根本就不是中国人追求人类“文明”的历史。说得更明确一点,此前的中国人,根本就不具备丝毫追求人类“真、善、美”文明价值的主观意识。而显然,缺乏了追求人类“文明”价值的主观意识的中国人,他们根本就不可能拥有具备人类“文明”价值的《历史》。在这个意义上,中国人全部“尊孔贵儒”的历史,基本上就只能是一场(人类“文明”意义上的)空。此即今天文章的主题。

正因此,阅读中国《历史》,对于我纯粹就是一种心灵折磨。我的《问历史》著作一百五十万言早已完成,今天却难以出版。没关系,我能等待。我坚信,将来的中国人都将会认同我的观点:主观意义上匮乏追求“真、善、美”人类“文明”价值观的民族,他们将不可能具有真正文明价值的《历史》。两千多年来中国人的价值观,始终都只是孔儒的“亲、尊、长”,它与“真、善、美”几乎全面对立。严格讲,国人的孔儒价值观,只能属于动物价值观,根本就不应是智慧人类的价值观。凡是不具备“真、善、美”价值观的民族国家的历史,均不可能拥有人类文明历史。这应该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历史哲学命题。(2017,10,25.)

(作者按:公众号被封,打赏请用红包,超198元者,将回赠鄙人书法一幅。谢谢。)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