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人的愚蠢,源于永远的本末倒置
2017-07-09 09:42:10
  • 0
  • 5
  • 1
  • 0

国人的愚蠢,源于永远的本末倒置

黎 鸣

面对中国的那些就是“死”也要“尊孔贵儒”的文人们,我真是不想再说什么了,让他们自然死去吧;可是中国的青少年,中国人的下一代,中国的未来怎么办?他们还是要活下去的呀,中国人不能永远愚昧至死自取灭亡呀,所以,我又不能不继续坚持说下去,而且还要更全面、彻底、深刻地说下去,只要坚信真理、规律、逻辑的力量,就还必须不断地说。我的话题,其实已经越来越简单了,就只讨论关于愚蠢的问题,人类为什么会有愚蠢和聪明的巨大差别?关键在哪里?实际上老子早就教导我们了:大道至简:遵大道,即聪明;反大道,即愚蠢。今天的话题,即讲中国文人为什么始终都只能愚昧至死而不悟?其中的根源在哪里,而中国人的“反大道”又究竟表现在哪里?

我的答案很清楚,“根源”即在中国文人根本就不理会、不懂得老子的大道,其实老子早就预先告诉了中国人,一切事物的奥秘,均在其自身的一、二、三,而“大道”即在其中。而且就在一、二、三中,一和三是事物的本质,二只是事物的现象,是事物之“末”,所以人类无论如何必须懂得,始终都必须重视事物自身一和三的本质,然后才可能会有相对好的事物二的现象。按照今天文章的题目:国人的愚蠢,即源于永远的本末倒置。即是说,中国人永远都只重视二的现象,也即完全只重视事物之“末”的“现象”,而根本无视一和三事物“本质”的存在。中国人是不是这样呢?完全正就是如此呀。

两千多年来的孔儒文人重视什么?惟一就只重视“礼乐”,以及围绕“礼乐”的天下“好”(亲亲、尊尊、长长)的“现象”呀,说具体一点,即重视现实的利益,重视永远服从“礼乐”的权力、金钱、名望,总之,即惟一只重视作为天下奥秘(一、二、三)中的(二),而根本就不重视作为社会本质的自然(一)、精神(三);或真理(一)、逻辑(三);或更深刻的“人人平等”(一)、“人人自由”(三),等等。用今天哲学的语言来说,中国人,严格地讲,应是一味“尊孔贵儒”的中国文人们,完全、彻底、深刻地全都是纯粹的现象主义者,现实主义者,功利主义者,日用主义者,“末”主义者,总之即完全、彻底、深刻的“唯物主义者”。

说得更绝对一点,中国人压根儿就没有半点“唯心主义”的成份,或根本就没有半点人类的“精神——智慧”可言,而根本就是一群绝对(愚蠢)的唯物主义者。用我今天文章的话来说,即中国人全都是彻头彻尾的“末主义者”,或彻头彻尾的“非本质主义者”、“无本质主义者”。翻遍全部孔儒的经典,事实正就是如此,所谓的“礼乐主义”、“中庸主义”、“日用主义”,等等等等,全都是无视一切事物本质的绝对的“现象主义”、绝对的“唯物主义”。大家完全可以看得非常清楚,所谓的“唯物主义”,其实就是绝对的“现象主义”。

什么叫做“本末倒置”?用我今天的话来说,就是只看到事物的现象,而根本就不去看,也看不到事物的本质。问题更严重的是,不仅看不到事物的本质,而且中国人还更强调就只关心事物的现象,甚至索性即完全不问事物的本质。具有这种毛病的不仅仅是一般的中国人,而是几乎全部的中国人,尤其中国的文人,知识分子,官员,当权者。请问,这样的中国人,这样的中国,能够会有真正变得聪明和强大起来的可能吗?这样的中国人怎么可能会有聪明起来的那一天呢?在这个意义上,为什么中国人产生不了自然科学?为什么中国的大学培养不出大师?为什么中国人就只能是这么愚蠢?等等等等,这所有一切相关的问题,答案全都非常清楚了。

中国人何止是没有自然科学,中国人能有神学吗?能有哲学吗?能有追求平等、民主、自由的社会本质的能力吗?能有追求信仰、规律、逻辑智慧的本质的精神吗?在这所有一切“唯心”的本质精神的意义上,中国人能够会有什么呢?一想起所有这些问题,我真是感到严重的绝望。一个始终盲目地顽固地“尊孔贵儒”的中国人,他和他们将怎么可能会有任何文明起来的半点希望可言呢?这所有一切的“根源”,全都在孔儒的绝对现象主义、功利主义、唯物主义的意识形态之中啊。我的亲们,你们到了今天,还要那么无知地盲目地顽固地去坚持“尊孔贵儒”吗,你们究竟还想不想让自己的子孙们平安幸福地活下去?

我们完全可以看到,自从中国人选择了“尊孔贵儒”的文化的意识形态以来,中国人的精神世界,就已经是永远完全、彻底、深刻地“本末倒置”了,中国人的“大脑”就已经完全、彻底、深刻地偏向了只看一切事物的“末”的“现象”,而根本就无能看到事物的先验抽象的和超验理想的“本质”了。正是这种长期以来中国人顽固的盲目的愚蠢的“本末倒置”的意识形态的(孔儒文化的)传统“习俗”,让所有的中国人完全、彻底、深刻地丧失了一切认识清楚事物本质的能力;这里的事物既包括自然的事物,也包括社会的事物,更包括人类自身精神的事物,而这所有一切事物的“本质”对于中国人来说,永远都只能盲无所知。由此可知,如此的中国人,他们能够会有自己的自然科学诞生吗?能够会有自己的神学、哲学诞生吗?能够会有自己的社会科学诞生吗?能够会有自己的精神科学诞生吗?全都不可能啊!说白了,中国人、中国根本就是一个“无学可言”的民族和国家啊!

历史事实证明,上述所有的一切,在中国,均永远都不可能诞生,请问,我的亲们,如此严峻的中国历史的事实,你们难道到了今天还看不到吗?而如果真看到了,那么究竟又是什么原因呢?答案是如此地清楚:根本的原因均在传统了两千多年的孔儒“文化”的“意识形态”之中呀,这个意识形态的最根本的特征,正就是今天所说的“本末倒置”呀。正是孔儒意识形态的这种永远的“本末倒置”,制造了两千多年来全体中国人的始终都难以摆脱的愚昧呀!试问,一个永远都只看到事物的“现象”,而完全看不到事物的“本质”的十足愚昧的民族,他们将怎么可能会拥有哲学、科学、智慧等等所有人类文明的一切呢?

过去的两千多年,中国人“本末倒置”,近现代的中国,仍然还是盲目无知的“本末倒置”,这才真是值得中国人特别关注的问题呀。近现代中国人的“本末倒置”是什么?是来自中国人片面地接受西方文化,惟一只选择了“马克思主义”的更坚挺的“唯物主义”。对于西方人来说,“唯物主义”只是哲学思潮中的一个方面,而对于中国人来说,“唯物主义”却是两千多年来始终不变的全部传统,是完全、彻底、深刻的“本末倒置”。换言之,中国人近现代的接受“马克思主义”本身,实即完全是受到了自身传统孔儒意识形态影响的结果,是“物以类聚”的生物物理效应,然而,这对于中国人未来的历史而言,却是更深地陷入“本末倒置”的历史的陷阱之中了。

客观地说,这也是中国历史本身必然性的结局,是任何个人的意志都不可能抗拒的。问题的关键在于,作为中国的知识分子,作为中国人之中“头脑”型的人们来说,原本应该看到其中的奥秘呀。在这个意义上,近现代的中国人确实比不上日本人,日本人既抗拒了来自中国孔儒“本末倒置”的意识形态,也同时抗拒了来自西方“唯物主义”同样“本末倒置”的“马克思主义”;然而非常诡异的倒是,中国人的接受“马克思主义”,最初还是来自日本人的介绍,而并非首先来自苏俄。这个问题非本文主题,不予深谈。但是大家必须注意到,造成这所有一切的根源,实际上仍然在于中国人自身孔儒文化传统深厚“本末倒置”意识的缘故。人们完全可以问一问自己,为什么中国人接受了来自苏俄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而日本人没有;为什么日本人能够主张“脱亚入欧”,而中国人却死守孔儒传统,乃至在毛泽东反孔批儒了半个世纪之后今天仍又回归孔儒传统?从这些历史的劣迹之中,即可显然看到中国问题的本质因素:中国人孔儒传统意识永远“本末倒置”的顽固。

所有中国问题的关键在哪里?或更用笔者本人的问题来说,中国人愚蠢的根源在哪里?答案非常清楚:全都“源于”中国人意识形态“永远的本末倒置”。而中国人意识形态的本源是什么?正是中国人继承了两千多年的孔儒文化的纯粹现象主义、日用主义、唯物主义的传统呀。单一的“唯物主义”、“现象主义”,实质上即是单一意识形态的“本末倒置”主义。这正是本文的标题:《国人的愚蠢,源于永远的本末倒置》。(2017,7,2.)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