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走极端,要脑袋何用?
2017-07-01 22:34:26
  • 0
  • 3
  • 10
  • 0

不走极端,要脑袋何用?      黎 鸣

在尊孔贵儒的中国,永远反对“走极端”,根本就不问青红皂白,一概反对。这其实是中国人自古以来即走上“愚蠢之道”的最根本的原因。《论语》中的“子不语怪力乱神”实际上变成了全体中国人的“不思怪力乱神”,如此的后果是什么?是自古以来所有的中国人,全都自动捐弃了自己作为人的脑袋。为此,我今天作文:《不走极端,要脑袋何用?》

我要郑重地告诉亲们,作为人的脑袋的一个最重要的功能,即是它能够进行最极端,也即最无限、最绝对、最自由的一切思维,说白了,即绝对自由的思维。人类之所以能够成为宇宙中的“万物之灵”,其中最根本的原因,即是人类有一个能够进行无限、绝对、自由思维的脑袋。如果人类居然放弃了“走极端”,也即放弃了进行无限、绝对、自由思维天赋的脑袋,那么实即放弃了追求人类最高智慧天赋的本能,其实质是放弃了做“人”的最基本的一切,那事实上即等于把自己当作了最一般的生物,甚至物质的存在。

我要郑重地告诉亲们,人类最可贵的即他们的脑袋,具有进行绝对自由思维的天赋本能,放弃这种本能,即是放弃做人最起码的资格。为什么?因为人类存在的最高价值,即是进行绝对思维性智慧的发现、发明和创造,一旦丧失了这种最高智慧价值的追求,实际上即等于丧失了做人最起码的资格,说白了,即没有资格称作是宇宙中的人类了。

我还要告诉亲们,纵览中国人的全部《历史》,事实严重地证明,中国人是一个主动地放弃了绝对自由思维智慧价值追求的世界上最愚昧的民族之一,由于中国人口世界上最多,所以,事实上中国人就是世界上最愚昧的民族。为什么?道理很简单,因为中国人确确实实自从“尊孔贵儒”之后,就已主动地放弃了进行绝对自由思维智慧追求的最基本的天赋了。这样的民族,完全是自作孽,不可活呀!更糟糕的是,今天的中国人,还在继续坚持走“尊孔贵儒”的历史死路,坚决放弃追求进行绝对自由思维的天赋能力和权利,这样的民族,还继续存在于宇宙之中是为了什么?他们是到世界上来吃饭、性交、走过场来的吗?这是一个多么可怜、可悲、可恼、可恨、可耻的民族啊!

什么是绝对自由思维的天赋能力和权利?即是能够让自己尽可能“走极端”思维的天赋和权利呀!请注意,我说的是思维,是人们脑海之中无限的运动,而不是人们的社会行为,甚至也不是人们的言说。换言之,人们思想的自由是绝对的,人们的行为,乃至言说的自由则都是相对的;但是,由于言说是表达思维的工具,它所具有的自由度又应该远远高于行为,因此我运用“自然”来形容言说的自由,甚至应该免受法律的限制。总之一句话,人类的言说具有自然表达的最基本权利,所谓自然,即人人平等的权利;人类的行为必须遵循社会道德和法律的约束,行为的权利既受到社会法律的保护,但也受到法律的限制,甚至制裁;然而,人类的思想,则永远都是具有绝对自由的天赋基本权利的,所以任何“走极端”的思维,都应当受到人类社会中一切人的尊重;其实,如果没有“走极端”的思维,人类将不可能会有任何思维创造的价值,也即根本就不可能会有人类任何的智慧。

我坦率地告诉亲们,一切真理、规律、逻辑,全都是人类“走极端”思维的产物,如果不敢于进行“走极端”的思维,任何人都将只能是真正的傻子。这样的例子实际上俯拾皆是。例如“上帝”,例如科学真理,物质能量守恒,爱因斯坦的光速不变,逻辑规律,同一律、矛盾律、三生万物律,等等,全都是明显“走极端”的表达。甚至包括人类最基本道德的原则表述,例如著名的“摩西十诫”,其中的每一条,也都是“走极端”的产物。

在中国,只有老子坚持“走极端”思维,老子的《道德经》实即“走极端”经,老子“道”的“玄同”、“德”的“玄德”,全都明显是“走极端”的表达。完全相反的是,所有孔儒的经典,却都是以人为“礼性”作伪的现象“极端”来取代思维观念的“极端”,从而完全、彻底、绝对地杜绝一切“走极端”思维的可能。中国人为什么这么愚蠢?这才是最最深刻的根源啦!“尊孔贵儒”,实质上即毁灭绝对自由思维,即拒绝人类智慧。(2017,6,26.)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