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儒只能终结,不可新生。为什么? 
2017-08-01 15:39:52
  • 0
  • 26
  • 5
  • 0

孔儒只能终结,不可新生。为什么?       黎 鸣

我有一部题名《孔儒的终结》的专著,三次出版三次被阻拦,我纳闷,《孔儒的终结》书名也犯忌了?如果真是如此,我只能认为,毛泽东及其中国共产党半个世纪成功阻遏孔儒坏意识形态的堤坝,终于在今日,自行崩溃了。这决非个人的遗憾,而应是中华民族的大遗憾,甚至是悲哀。毛泽东如果在世,他会怎么想?今天大量中国的问题,恰恰正就蕴涵在这个书名的意味之中了——孔儒必须终结,孔儒不终结,中国人,中国的希望就真是终结了。为什么这么说?这正是我今天文章要特别加以讨论的问题。

孔儒是什么?是中国人两千多年来之所以只能被愚弄的历史之中的“蠢根”,这个“蠢根”不除,中国人的智慧就将始终都难以获得最起码的解放、自由,更何谈中国人的崛起?中国人启蒙的“梦”就将彻底被埋葬。

说到底,自从尊孔贵儒的传统形成之后,中国人已经逐渐变成了一个全面、彻底、深刻的绝对现象主义意识形态的民族了,中国人除了关心现象之外,已经全然、彻底、丝毫不关心任何抽象和理想的事物。完全就是孔丘弟子们所总结的“子不语怪力乱神”,孔丘不仅这么说了,更是这么做了,孔丘除了一心一意只关心《周礼》、《礼乐》的恢复的大业之外,心中根本就没有丝毫对于自然、对于社会、对于人类精神智慧关心的影子。说得更透一点,孔丘惟一就只关心他自己做官的大业,除此之外,根本没有其他。

想要证明这一点,非常容易,即阅读中国人的《历史》,包括阅读中国人的文学作品,诗歌、戏曲、小说、笔记,等等,所有的“文献”。而这一切全都能明显地证明,中国人事实上全然丧失了抽象思考和理想思考的最基本的能力。请问,中国人有抽象的理论建树吗?中国人有理想的追求吗?全都没有。中国人能有什么样的理想呢?惟一有一点理想色彩的作品是陶渊明的《桃花源记》,说白了,所谓的理想,不过是惟一希望和平、安静生存的愿望,而根本谈不上是什么理想。为什么?因为理想是必须要有明确的真理的、逻辑的、智慧的充分自由想象追求的,然而《桃花源记》没有,它只有和平地、宁静地活下去的愿望。

一个没有真理的追求,具体讲没有“人人平等”的人类自然真理的追求,也没有逻辑理想的追求,具体讲即没有绝对自由的创造性思维的理想的追求,如此缺乏这两种最基本精神理想追求的民族,或直言中国人,他们还能算是真正的人类吗?回答是明确的,不能,只能算是假人类,只能算是具有人类外形的假人类。为什么?因为人类肩负着宇宙中“万物之灵”最高内涵的名义,就必须做出尽可能具有精神智慧追求的努力和相应的成就来。如果不能有这些追求,自然也不会有任何真正精神智慧的成就,那么这样的人类,就只能类同于一般的生物、动物,而不能称作人类。中国人就是这样类同一般生物、动物的人类!

为什么两千多年来的中国人不可能具有上述所有的追求和成就?原因很简单,即中国人始终坚持“尊孔贵儒”的历史路线,全部中国历史问题的至深的关键,均在孔儒的意识形态是绝对错误,乃至绝对反动的意识形态,坚持孔儒的意识形态原本就是全体中国人巨大的历史错误;到了今天的中国人,还要继续坚持“尊孔贵儒”,那就是明明白白精神的“自杀”。这样的中国人就只能是全都“白活了”。问题还在于,这究竟是因为什么?

我实际上在前面的文章之中已经作出了最充分的回答:因为孔儒所坚持的“三观”、“三论”全错,绝对的错,没有丝毫正确的可能。下面再重复一遍:孔儒的价值观是“亲亲尊尊长长”;孔儒的世界观是“臣民世界观或主奴世界观”;孔儒的历史观是“官本位历史观”;孔儒的认识论是“礼乐等级认识论”;孔儒的“本体论”是“天命皇家血统论”;孔儒的“方法论”是“说谎作伪无思方法论”。说到底,两千多年来始终坚持孔儒文化传统的中国人,全都在坚持上述全错的“三观”和“三论”。请问,如此中国人的历史能够会有“文明”进化的任何可能吗?绝对不可能呀,中国长期以来的历史事实也正是如此。再请问,如此的孔儒还能有任何“新生”的可能吗?不能,只能让它永远终结,把它永远埋葬!(2017,6,28.)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