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为何永远是现象的奴隶
2018-02-06 09:56:36
  • 0
  • 4
  • 6
  • 0

中国人为何永远是现象的奴隶     

黎 鸣

中国人为什么是世界上奴性最强的民族?根在哪里?我发现了全部历史的奥秘。即中国人在成为他人的奴隶之前,事实上从出生起,就已经渐渐成为了绝对现象的奴隶。何为绝对现象的奴隶?答案即:一切原则的上帝、道德、精神,总之,绝对性的人本质死了。

与现象并存的还有抽象和理象(理想),所谓绝对现象的奴隶即指,中国人从来即只关心现象,而绝对无视抽象和理想的原则。如此的原因也很显然,即在始终“尊孔贵儒”的文化传统中,中国人从一出生起,就完全无知于抽象和理想。其中的根即在,孔丘及其儒家给予所有中国人的价值观——“亲、尊、长”,永远都只有现象,而根本就没有抽象和理想的原则。说白了,中国人从出生起所接受的全部人生价值的教育,就只有“亲、尊、长”完全功利性的现象,而根本就没有任何涉及抽象和理想的道德精神智慧的原则。

怎么解释抽象、现象、理想?用哲学的语言来说,抽象的即客观唯心主义的,现象的即唯物主义的,理想的即主观唯心主义的。说白了,在通贯中国历史的文化教育中,从根上即严重地匮乏任何抽象(真理)、理想(没有真理,更何来理想?)。这从对于孔儒“亲、尊、长”价值观的分析中也可看到,何为“亲”?即家里的父、母亲;何为“尊”?即朝廷里的皇帝;何为“长”?即天下所有大大小小的官长。大家可以看到,这些全都是现象中最具体的人物,根本不涉及任何抽象、理想的原则,完全就只有涉及人人关系的功利。

然而,在老子“道、宝、德”的价值观中则显然不同,老子的“道”是明确的抽象,老子的“德”也是明确的抽象,更包括理想,至于老子的“宝”,也不完全只是现象,如老子所言“慈、俭、不伪”,虽然属于现象范畴,但也没有具体到完全的唯物主义。

至于西方人的“平等、民主、自由”,“平等”属于抽象人性的真理原则,“民主”属于现象人格的自主、自律原则,“自由”则既具有抽象,更具有理想的精神原则成份。

很显然,无论老子的价值观,还是西方人的价值观,全都完整地包含了抽象、现象和理想,更尤其是抽象的“道”与抽象而理想的“德”。而中国人的也即孔儒“亲、尊、长”的价值观,则完完全全就只有(功利的)现象。在这点上说中国人,纯就是个只有现象主义功利,而没有任何道德原则的民族,决不为过。这事实上也已经说明,中国人早就已经成为了纯粹“现象主义”的奴隶,道德原则死了。而中国人之所以会成为“现象主义”奴隶的全部“功劳”,则明显只归于孔丘及其儒家“文化传统”的巨大“历史贡献”。

由此大家可以明显看到,中国人在成为天下或社会中具体其他人的奴隶之前,事实上也早就已经在孔儒文化传统的教育中完成了“现象奴隶”的改造过程。用一句形象的话来说,即中国人的大脑从出生不久之后即被“阉割”了。被谁“阉割”了?被孔儒的传统文化教育“阉割”了。用什么来进行“阉割”的?用孔儒“礼教”价值观的屠刀进行了“阉割”,具体而言,即中国人自然天赋的追求“真、善、美”道德精神原则的“根”,早就被“割”掉了。更说白了,孔儒“亲、尊、长”的价值观,即是用来完全取代“真、善、美”天赋于中国人道德原则价值观的(人为)“代用品”。正是这个(人为价值观的)“代用品”完全、彻底、深深地埋葬了中国人作为“人”的全部自然天赋的“道德价值观”。

我都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我的亲们,你们还不能理解吗?孔丘及其儒家“文化传统”为什么可恶、可恨、可怕?关键即在两千多年来它所执行的“文化天职”,就是要完全、彻底、深刻地灭绝自然天赋于所有中国人的道德精神的“原则”、“种子”和“根”啊!

最后总结:中国人为什么是世界上奴性最强的民族?问题的本源即在,中国人从出生起,即接受了孔儒文化传统对于道德精神原则的“阉割”,以至中国人从生下来起,就已经笃定要成为纯粹现象的奴隶。而从丧失道德原则的现象奴隶,到事实上肉体的奴隶,已成必然结局,谁想逃都不可能!这实际上成了所有中国人必然“命运”的结局。(2018,1,31.)

(请朋友们打赏,使用苹果手机者请以红包形式,超198元,将回赠鄙人书法一幅,谢谢。)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