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中的大英雄与大罪魁
2018-02-07 20:16:09
  • 0
  • 5
  • 4
  • 0

中国历史中的大英雄与大罪魁       黎 鸣

纵观全部中国历史,我研究它四十余年,我的结论与几乎所有中国历史家们的观点是相左的,他们对于中国历史总的评价,在我看来,基本上都是错误的,正是因为他们对于中国历史总体认识的错误,才导致中国的历史,永远都不可能走出自己过去的黑暗。说白了,迄今为止,所有中国的史家,全都是孔丘、司马迁的徒子徒孙,是完全的现实事务主义者,毫无穿透历史现象本质的哲学思辨能力。所以,他们永远都只能好歹不分,善恶不辨,他们心中的英雄,全都只能是历史中的骗子,或者就是事实上的冤死鬼,以至真正永远都在引领中国历史的人们,几乎全都只能是骗子,而历史中的那些冤死鬼们则更是永远地层出不穷。一部中国《历史》,几乎就成了大量骗子们和冤死鬼们的记录。真是悲哀啊!

反倒是,对于中国历史真正具有巨大贡献的历史人物,或者永远默默无闻,根本不被中国人所认识,或者索性被描述成了中国历史中的“坏蛋”、“暴君”,如此中国史家,有评价历史人物的能力吗?总之,在我看来,这全都是中国史家根本匮乏哲学思辨能力的必然结果。不懂得历史哲学的史家,根本就没有资格成为真正人类的史家。闲话少说,今天我即来彻底亮出我对于中国历史的总观点,首先即从中国历史中的“英雄”与“罪魁”谈起。

我总结出了中国历史中的四大英雄,两大罪魁。今天的中国人如果能够真正充分认识到这六个人,他们对于中国正面和负面关键的历史影响,并真正认识到英雄的伟大价值与罪魁的巨大罪恶,那么中国未来的希望就将是非常巨大的。下面我即来具体分析他们对于中华民族的功和罪。

中国历史中的大英雄有如下四位:两位思想精神的大英雄,他们是伏羲、老子;两位历史事功的大英雄,他们是秦始皇、毛泽东。他们对于今天和未来中国历史的价值是客观、巨大而永久的,是不应被无视的,也不应是任何个人主观上的抨击或诅咒所可能磨灭的。

伏羲的巨大贡献,在于他创造了全息逻辑符号,中国人后来跟随周文王错误地称之为“八卦符号”,这些符号实际上成了中华民族精神智慧的象征,而且事实上也构造了后来中国方块文字的雏形。在此意义上,伏羲应被称为中华民族真正文明的始祖,我们根本就不应称自己为“炎黄子孙”,而应称为“伏羲子孙”。我可以说,因为伏羲的符号,他甚至应被称为全人类的智慧始祖。这是因为他事实上瞄准了整个宇宙宸的奥秘,是真正开发全人类智慧最早的“启蒙”者,而且他比希伯来人的祖先摩西还更早了十多个世纪。

老子的巨大贡献,在于他非常卓越地阐释了伏羲符号,换言之,老子对于伏羲符号作出了非常完整的真理的、规律的、逻辑的,总之最智慧的全息意义的阐释。完全可以说,直到今天,全世界也没有任何其他人智慧的高度能够超越老子,更说得具体一点,尽管西方人的文明总成就在世界上普遍最高,但是,他们智慧的顶峰,尚与老子所达到的高度相距甚远。所谓的“老子天下第一”,应是真真正正的天下第一。说得更清楚一点,即老子的全息逻辑是迄今为止西方人的形式逻辑和数理逻辑所不可能企及的。

秦始皇的巨大贡献,在于他冲破了周、孔封建主义割据意识的阻拦,运用强力灭除六国,统一中国,把全体生活在东方这块巨大土地上的人们,用同一种文字和语言紧紧地联系、团结在了一起,这种巨大的历史贡献是后来所有其他任何的中国人都不可能取代的。请大家不要小看了中国文字、语言的统一,如果没有这种统一,中国人将不会有今天。恐怕更大可能的结果会像北美的印第安人,早早地即被别的民族完完全全地给歼灭了。

毛泽东的巨大贡献,在于他冲破了两千多年孔儒封建传统文化深厚的“酱缸”,让中国人在全世界列强面前真真正正地站立了起来。我完全可以断言,如果没有毛泽东及其中国共产党人“反孔灭儒”,拼命狙击孔儒“酱缸”巨大历史阻力的牺牲精神,就将不可能会有今天中国的一切。如果想要真正理解毛泽东英雄业绩的伟大,就将不能不谈到如下两位中国历史中的大罪魁的巨大而深远的罪恶。

中国历史中的两大罪魁,一是完全、彻底、深深地搅乱、败坏了中国人大脑思维的大罪魁孔丘,以及其儒家、儒学、儒教;一个是彻底败坏了中国历史——天下(社会)存在的大罪魁汉武帝,以及后来跟随他“独尊儒术”的所有历代帝王。他们对于中国历史所造下的罪孽是根深蒂固的,以至中国的历史整整被黑暗了两千多年,至今都难以光明起来。

孔丘的巨大罪恶,在于他完全弃绝了伏羲、老子走向让中国人的自然天赋智慧获得逐渐自由解放的道路,而断然跟随了周代统治者——周文王、周公,一方面他学着周文王,把伏羲伟大的逻辑符号改造成为了占卜、算命、迷信的八卦符号,另一方面他则学着周公,把周公制作的《周礼》、《礼乐》奉为圣经,实际上是把封建制度本身即当作了中国人永恒的“天命”。正是因此,他虽然与老子同处于一个时代,然而他却完全与老子对立,老子一方面重视自然天赋于人类自身智慧的开发,另一方面,则对于周代的《周礼》、《礼乐》给予了最彻底、最严厉的否定:“夫礼,忠信之薄而乱之首。”(《道德经》第38章)显然,老子是自古至今中国惟一主张“人人平等”伟大文明真理精神的思想家。他的“玄同”既包含了宇宙中质能的守恒,更包含了社会中的“人人平等”,即不问“亲疏、尊卑、贵贱”,人皆为人,而不能为畜。而孔丘,却抱定永远“人人不平等”的《周礼》、《礼乐》至死不变。中国人把孔丘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视为“人人平等”,视为人类伦理的“金律”,是完全“瞎了眼”。一个心中没有“人人平等”的家伙,何来“伦理”、“道德”可言?孔丘,才是在中国历史中造成中国人永远都不可能拥有“人人平等”信念的最大最初最黑的罪魁祸首。对于人类来说,没有了“人人平等”,即没有了人类文明的一切。没有了“人人平等”信念追求的人类史,就只能是完完全全的类动物史。全部中国历史就是这样的历史。

汉武帝的巨大罪恶,在于他走了复辟周孔的历史之路,开辟了由提倡邪恶的“独尊儒术”所完全主导的漫长黑暗的中国历史时代,这个黑暗的历史时代在中国整整蔓延了两千多年,至今都难以完结。中国的历代帝王,全都紧随汉武帝走了“尊孔贵儒”、“独尊儒术”黑暗历史的死路,直到毛泽东才真正彻底打破了孔儒强大阴魂的围剿,在中国开创了至少半个世纪几乎无孔儒任何痕迹的伟大时代(只可惜,却被阶级斗争的“群众运动”打乱了阵脚)。如此的巨大成就不能不归功于毛泽东。对于中国历史来说,这简直就是破天荒的伟大创举。非常悲哀的是,今天的中国,孔儒的复辟又在让中国一步步回归过去历史的黑暗。

我可以正告亲们,认识中国,认识中国的问题,首先即必须认识到上面所述中国历史中的四大英雄和两大罪魁,正是这四大英雄,给中国人带来了生存、发展、升华的光明和希望,而另两大罪魁,则只能给中国人带来永远愚昧、堕落、毁灭的黑暗和罪愆。过去两千多年的历史,已经给出了事实上最雄辩的证实和证明。看不到中国历史最雄辩证实和证明的人们,就只能是蠢人,甚至还可能是继续成为与孔丘、汉武帝同样的中国败类。

很显然,我的观点是非常明确的,说到最后的全部中国历史中,几乎就只有两个人,一个是(文明的)老子,一个是(蒙昧的)孔丘,凡是想要光明和文明的人们,就只能跟随老子,并继续发扬、推进、升华老子的伟大智慧,使自己成为人类中最文明的创造者;凡是进入黑暗和蒙昧的人们,结果就一定是跟随孔丘,从而继续成为愚昧、无知、罪恶的造孽者,甚至成为人类中最终的败类。秦始皇、毛泽东之所以能够成为中华民族的大英雄,显然即是因为他们客观上坚决地反抗了孔丘及其儒家封建意识的坏传统;汉武帝之所以会成为中华民族的大罪魁,则也同样显然是因为客观上他高举了孔丘及其儒家黑暗的坏旗帜。甚至西方人的文化与文明,之所以他们能够取得那么巨大而辉煌的成就,那也是因为他们事实上走了类似于老子,但却依然还远不及老子的比较正确的历史之路。

中国,中国历史的一切,就是这么简单,在老子看来,不仅人类的问题是简单的,即使庞大、幽远、宏阔的宇宙宸本身,也同样是非常简单的。老子的思想,既是一切事物及其问题真理的望远镜,也是现象规律的放大镜和理想逻辑的显微镜,因为老子的思想,实质上是人类中真正揭示了宇宙宸自身至深奥秘的最高超的全息逻辑的思想。(2018,2,3.)

(请朋友们打赏,使用苹果手机者请用红包形式,超198元,将回赠鄙人书法一幅,谢谢。)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