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理传统绝对惟一,人类认识理论必须更新
2018-10-28 13:44:50
  • 0
  • 0
  • 1
  • 0

真理传统绝对惟一,人类认识理论必须更新

黎 鸣

人类文明历史的传统绝对是惟一的,不可能会有第二个。迄今为止全人类文明的历史传统,只有一个是正确的,不可能会有第二个,换言之,全人类文明历史的传统,只有西方人类文明的传统,除此之外,没有第二个。

人类文明传统的惟一,来自关于人类自身真理的惟一,不可能会有第二个。这个真理的最简单的表达即:“人人平等”。迄今为止人类中所有民族、国家的历史传统中,只有西方人历史中的“二希文明传统”,除此之外,没有第二个。

“二希”民族即希伯来人和希腊人。希伯来人的传统中具有“人人在信仰上帝的面前平等”;希腊人的传统中具有“人人在法律面前平等”。前者的表达是宗教神学的表达,后者的表达是哲学的表达。近代西方人继承了“二希”文化—文明传统,他们发展了人类历史的文明,并形成了全人类中惟一的人类文明历史的传统。除此之外的其他所有民族、国家的历史中,基本上均匮乏“人人平等”的真理传统,所以,他们的历史中不可能会有关于人类文明历史正确的传统,包括中国人的历史传统,绝对只能是不文明的历史传统。

人类文明传统的惟一性,来自人类真理的惟一性,但是认识真理的认识论方法,却不必是惟一的。显然,希伯来人认识真理的方式,借助了对于惟一神“上帝”的宗教信仰;而希腊人认识真理的方式,则来自他们对于惟一性绝对理念的哲学的、逻辑的认识。一切认识的原理均源自逻辑理论的方法,我归纳希伯来人的逻辑是神学的惟一性上帝逻辑;希腊人的逻辑是希腊哲学的二元论的形式逻辑,也包括数理逻辑。显然,希腊人二元论形式逻辑哲学所认识的真理,比希伯来人一元论上帝逻辑神学所认识的真理,更接近宇宙宸真理的本身。也正是因此,我今天文章的标题能够指出:真理传统绝对惟一,但人类认识的理论必须更新。很显然,希腊人的哲学理论比希伯来人的神学理论更新,也更先进。

我今天要指出的是,实际上中国人老子在其《道德经》中所提出的关于“人学”三元论“全息逻辑”的理论,比希腊人哲学二元论形式逻辑的理论又更新,更先进,因为老子所表达的“人人平等”原理,既不需要关于惟一神“上帝”存在的假设,也不需要关于惟一性绝对理念存在的人类主观的设定,老子从提出宇宙宸总模型的全息逻辑人学的角度即直接可以认定“人人平等”的真理。老子对于“人人平等”的表达是:宇宙宸总模型的“玄同”:“塞其兑,闭其门;挫其锐,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是谓玄同。故不可得而亲,不可得而疏;不可得而利,不可得而害;不可得而贵,不可得而贱,故为天下贵。”具体对于人类而言,“玄同”就是“人人平等”,即不问亲疏、不问利害、不问贵贱。如此的“人人平等”完全发自自然天赋的真理、规律、逻辑本身。请问,世界上有比老子对于“人人平等”真理的认识还更全面、彻底、深刻的第二位吗?没有。

我今天文章的主旨非常明确,真正关于人类文明历史传统的真理,作出了最全面、最彻底、最深刻的认识和阐释的人,惟一就只有中国人中的老子。然而非常悲哀的是,老子对于人类文明历史真理的认识,却并没有给中国人的历史带来文明。问题的关键全在于,中国人自古以来,不仅没有接受老子人学的全息逻辑理论,甚至连最起码宗教神学的理论、哲学的理论也根本不具备。请问,如此中国人的历史,能够文明得起来吗?而中国人的历史传统,能够会有其自身的文明可言吗?

结论很清楚,凡是匮乏“人人平等”信念的民族、国家的历史,都将不可能拥有人类历史的文明传统可言。而始终坚持“人人不平等”的《周易》、《周礼》、孔儒意识形态的中国历史传统,怎么可能会有人类文明最基本的价值可言呢?如此的周孔儒家完全不文明的传统,今天的中国人还想要继续坚持并全面复兴、发扬下去,这能够说得通吗?(2018,10,6.)

 

(请朋友们打赏,超过198元,将回赠鄙人书法一幅,或以红包形式直订书法。谢谢。)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